数藏之家 NFT 日本抢滩Web3:“樱花”如何在加密彼岸绽放

日本抢滩Web3:“樱花”如何在加密彼岸绽放

日本抢滩Web3:“樱花”如何在加密彼岸绽放

失去互联网之后,这个第三大经济体决定在Web3奋起直追。

日本抢滩Web3:“樱花”如何在加密彼岸绽放

9月22日,Astar 创始人渡边宗太在自己的博客宣布,Astar 的原生代币通过了金融厅和 JVCEA(日本加密资产交易协会)的严格审核,并将在日本本土交易所 Bitbank 上市。

他在博客里写道,“在日本上市根本不是我们的目标,而是起跑线”。同时满怀豪言壮志,“我要做的就是在世界上创造出代表这个时代的产品,在公司内部,我们经常说‘Shine Like A Star’——就像丰田和索尼一样,所以,我们想让下一代想要在世界的舞台上以 Astar 为目标。”

不过,与早在实体经济产业声名远扬的索尼和丰田相比,Astar 日本本土上市这件事情在 Crypto 圈内却并没有引起太多波澜——相比起这件事,人们更关心的是 ETH 合并后分叉链的未来,以及即将在新加坡召开的亚洲最大区块链会议 Token2049。

比故事更加残酷的是现实,在 Chainalysis 统计发布的“2021 年全球加密货币采用指数”中,同在亚洲的越南和菲律宾位居一二,美国排名第五,而日本则在二十名开外,排名甚至低于尼泊尔和肯尼亚。

日本抢滩Web3:“樱花”如何在加密彼岸绽放

得因于地理位置的孤立性和资源的匮乏,“守”这一字眼从上到下贯彻了整个日本社会,伴随而生的还有严格的上下级制度以及繁琐的事务流程——就是因为一旦原有的秩序被破坏,几乎很难再重建起来。但日本又始终走在技术发展的前沿,新干线、Walkman 和袖珍计算器等现代科技产品同样诞生于这个国度。

比特币这类超越于传统财政体系的新事物,对于尚未完全了解加密行业的日本人来说既感到新奇也会心存担忧。也正因如此,日本政策端在 Web3 的上半局久久迟疑,反复无常。

而在 Web3 的中局,日本不再犹豫。

一切的开始

日本和 Web3 的最早渊源可以追溯到比特币发明之时,当白皮书完成时,“中本聪”这个具有典型地域特征的笔名跃然纸上,同时中本聪本人也声称自己居住在日本。2010 年 7 月,原本只是想建一个万智牌交易网站的程序员 Jed McCaleb 将买来的域名用在了自己新建的交易所身上。

从此,Mt.Gox 这个名字开始传扬于加密世界,并一跃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每天都有数百万美元的交易流入东京,而后再通过网线散布到全球。

信徒和爱好者们开始了更多的尝试。

2013年,Monacoin 在日本论坛 2chan 上第一次公之于众,这一由莱特币分叉而来的币种声称自己是日本第一个加密货币,并将会成为日本内唯一的加密货币支付手段。像许多早期的项目一样,创始人并未公布自己的名字,只是以“渡边先生”作为自己的化名。由于使用了卡通猫作为自己代币的图标,Mona 在 2014 年引来了大量的关注。

2014 年元旦,Monacoin 宣布正式上线,并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起源和发展。8 天之后,前高盛衍生品和债券交易员加野佑三在东京成立了交易所 BitFlyer,这个大部分员工均为高盛出身的公司在蛮荒时期疯狂成长,并在两年以后成为了日本最大的交易所。

但好景不长,一场黑客盗窃案将如日中天的 Mt.Gox 推下了神坛。尽管团队试图追回被盗的 70 多万个比特币,但回天乏术。最终,Mt.Gox 宣布破产,一代巨人轰然倒地。

与此同时 Mona 开始受到了本土媒体的大量关注,东电在自己的节目中报道了这一件事:有人用 Mona 买下了一块地,和飞天意面神教的信徒搭建自己的教堂一样,这位爱好者为 Mona 建造起了一个专门的神社,还做了 LOGO。

日本抢滩Web3:“樱花”如何在加密彼岸绽放

为了保护个人投资者不会再次在类似 Mt.Gox 的事件中遭受巨大损失,日本采取了相关立法方面的行动,2014 年,日本金融厅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开始调查日本加密货币支付和结算业务,工作小组在隔年完成了任务,并上交了一份最终调查报告,这份调查报告成为了后来加密货币法案的基础。

同年,JADA(日本数字资产管理局)宣布成立,该机构由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初创企业和企业家组成,旨在为加密货币创造一个良好的交易和商业环境,当金融厅需要制定加密货币法案时,JADA“游说和协助制定游戏规则”。

2016 年 3 月,议会通过了法案,对《支付服务法》和《资金结算法》进行了修订,认可了加密货币的法律地位,将其命名为“虚拟货币”,并要求交易所需在政府进行注册,同时法案还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在发现可疑交易时通知相关部门”。

半年后,JADA 宣布改组成立新的组织——JBA(日本区块链协会),它由两个部门组成:

  • 一个主要处理加密货币相关事宜,包括消费者、税收和金融监管问题等事宜,由bitFlyer、Coincheck和Kraken日本的相关人员主要负责;
  • 另一个涉及非货币区块链技术的定义和政策建议,包括微软日本、支付网关GMO Internet Group和区块链云计算平台Orb在内的企业主要负责这一部分的职责。

2017 年 4 月 1 日,修订后的法案正式生效,在此之前所有在日本本土运营的 21 家交易所都被归类为“虚拟货币交易所”,法案允许这些尚未获得许可的交易所以“准交易所”的身份进行运营,并开始允许交易所向金融厅申请准入许可。

从此,加密货币这一新兴行业开始正式纳入金融厅的监管职权之内。

规矩和不讲规矩

但监管的介入却并不能阻止被盗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2018 年 1 月,本土交易所 Coincheck 被黑客攻击,价值 5 亿美金的 NEM 代币被盗,最终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加密货币失窃案之一,这件事在日本国内带来了巨大的震动。

同年 4 月,包括 BitFiyer、Coincheck 和 Coinbase 日本子公司在内的 16 家在本土通过注册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宣布成立 JVCEA(日本加密资产交易协会),并受到了官方的认可。金融厅希望通过企业的自我监管以控制行业的稳定发展,同时企业也能根据形式动态协助制定政策,更好的保护投资者的安全。

黑客的攻击仍在继续,9 月份,总部位于大阪的交易所Zaif遭遇了黑客攻击,包括 BTC、ETH 和 Mona 在内的超过价值 600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被盗,其中68%的资金来自顾客,根据调查人员的报告,黑客是从公司的热钱包中偷走这些加密货币的。

这两件事彻底改变了政府对于行业的态度。很快,金融厅宣布将对申请许可的交易所实行“更加严格的审核程序”,同时对注册通过的交易所“继续进行检查,并清退那些毫无改善的公司”,包括 BitFlyer 在内的交易所因“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活动无动于衷”而勒令停止接受新客户,并要求改进其 KYC 系统,同时也有一些交易所撤回了原本正在进行的准入许可申请。

同时 JVCEA 和金融厅对交易所进行了检查,发现仍然有不少的交易所存在巨大的安全漏洞。这个结果导致整个 2018 年金融厅都没有发放准入许可,包括币安在内的大量交易所被迫面临抉择——要么搬走,要么关门。

金融厅事实上一直处于异常尴尬的位置——几乎所有的政策建议都来自于 JBA 和 JVCEA,而政策的落地实施又要依靠这两个机构中的大企业协助推动。这导致整个日本的加密行业在早期事实上处于“捕获监管”的状态。

正是因为金融厅制定规则时大量求助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士而非自己调研,导致很多方面实际上落入了不受监管管控的地位,比如资产存储方面并没有一套具有约束力的准则,只是单纯“规定”交易所应将访问数字货币所需的加密密钥保存在“冷钱包”中,像断网状态下的USB驱动器——前提是这样做不会给客户带来过度不便,实际上这间接导致了Coincheck和Zaif的失窃案发生。

这种窘迫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在去年年底金融厅的会议上,金融厅两次警告 JVCEA 并指出协会董事、其秘书处和成员运营商之间缺乏沟通,导致该组织管理不善,同时在具体工作上拖沓不前——在某些情况下,JVCEA 审查单一的加密货币甚至需要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而对于大部分项目来说,这几乎是生命周期的全部。

但 JVCEA 也有自己的苦衷,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主要是来自银行、券商和政府部门的退休人员,而非相关加密企业的从业人员,大多数人这辈子“第一次接触到加密货币”,与此同时协会内部也有自己的斗争,到最后甚至演变成了工作人员自发组建工会以“维护合法权益”。

本土企业的探索之路

提到日本的区块链发展,最绕不开的一个人物就是现任 JBA 会长,BitFlyer 交易所的创始人加野佑三。从东京大学毕业后,加野佑三进入了高盛,负责开发支付系统相关的工作,这之后他跳槽又回归,并在 2014 年第二次离开了高盛。收到了1.6亿日元的投资后,在东京成立了本土交易所 BitFlyer。相比于由法国人经营,主要面对外国市场的 Mt.Gox,加野和 BitFlyer 在早期更多的把目光锁定在了本土发展上。

几个月以后,Mt.Gox 轰然倒地,包括 BitFlyer 在内的大量本土交易所开始在巨人的尸体之上划分自己新的领土。

加野在他的老东家高盛挖来了大量的员工,并把自己在传统金融行业的经验带到了加密交易所上。两年以后,BitFlyer 成为为日本最大的加密交易所,并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同时,BitFlyer 也开始了自己的海外扩张道路。2017 年 11 月,BitFlyer 宣布已经获得许可,将在美国超过 40 多个州开展交易所业务。隔年 1 月,BitFlyer 获得欧盟支付机构许可,正式进军欧洲,至此,BitFlyer 同时获得了日本、美国和欧洲这三个金融监管最为严苛的地区许可,成为世界上最合规的交易所。

与此同时,BitFlyer 也在日本国内积极推动加密货币零售支付,并大力与零售商和移动支付公司等展开合作,包括 AMENRO LA FIESTA、Bic Camera 和沼津港在内的线下门店开始支持使用比特币支付。

在加野成立 BitFlyer 不久以后,离东大不远的庆应校园内,一个年轻人正准备踏上前往印度的旅程——在印度,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贫困和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同时萌发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愿望,这之后他接触到了区块链,并前往美国学习相关技术和知识。

回到日本后,他进入了加野的母校,并和朋友一起成立了 Stake Technologies,在波卡生态上开始了自己的技术之路,但更为人熟知的应该是他们的产品——Astar,基于 Polkadot 的多链多虚拟机 DApp 中心。Astar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唯一为外界熟知的“日本制造”而在加密圈内闻名。

几乎在监管开始落地推进的同时,日本本土的传统企业也把目光投向了 Web3 这一尚未被完全挖掘潜力的领域。典型的案例为三菱日联金融——这家日本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与 Animoca 等加密企业频繁开展合作,并计划发布日元稳定币。许多原来在传统企业任职的高管也纷纷参与区块链初创企业,并带来了前公司的资源支持,例如国民项目 Jasmy 请来了索尼前总裁兼 CEO 安藤国武作为代表董事,而游戏专用链Oasys更是搬来了万代南宫梦、世嘉等传统公司的 CEO 作为自己项目的顾问。

道阻且长

新上任的首相岸田文雄相比前任对 Web3 和加密货币有着更为积极的态度,就在今年 5 月的众议院会议中,岸田表示:“Web3 时代的到来可能会引领(日本)经济增长。”并且在早前访问英国时提到新的“体制改革”,促进新产业的发展,包括与 Web 3 相关的基础设施。同时岸田文雄还在经济产业省下设立了专门负责Web3的政策办公室,负责对政策和产业发展提出建议。

而现任执政党——自民党的政客们则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手段,他们决心绕过冗余缓慢的官僚系统,直接推进产业的发展。自民党在今年成立了一个专门的 NFT 政策工作组,由议员平井正明创建,由前数字化转型部长平井拓哉领导。这个工作小组在今年4月份发布了一份NFT白皮书,标题为“日本在 Web3.0 时代的 NFT 战略”,这份白皮书指出“Web3.0 时代的到来对日本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并对包括二级销售、知识产权以及最重要的税收改革等方面提出了建议。同时,工作小组建议政府任命专门的 Web3 部长以及成立跨部门咨询小组,以满足企业和政府机关对不断发展的本土加密市场的需要。

政客们寄希望于政府,期望在原有企业的利益集团之外重新建立起单独的顾问体系,以削弱 JBA 和 JVCEA 对政策的影响。同时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考量——安倍遇刺后,自民党内原本勉强维持的政治平衡被彻底打破,混乱中的政绩成为了政客们上位的最好机会。

但改革并非易事,早期入场的大企业不愿意在政策端的影响力被削弱。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和硅谷重新拿回了加密世界的话语权,日本在监管方面的早期优势和主导能力正一步一步被削弱,严苛的高税收更是使得大量本土人才出走中东和东南亚等地,韩国和越南在同赛道的主动竞争又使得日本倍感压力——对于日本而言,Web3的发展之路依旧漫长而艰辛。

但无论如何,日本在Web3的浪潮中不再保守,而是主动出击,孤岛在中场挥舞着棒球棍,期待着下一个周期的全垒打。

来源:PANews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7832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