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国内时事 “对症”低出生率 三孩配套措施发力生育养育教育

“对症”低出生率 三孩配套措施发力生育养育教育

人口问题是国之大者。当前我国出生人口持续走低,如何破解低生育率难题?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作出了回应。会上介绍,当前我国三孩政策稳步推进,各地各部门也积极行动出台了各项生育支持措施,包括加强优生优育服务保障水平、积极推动托育服务体系建设,从源头消除群众生育顾虑。国家卫健委表示,下一步,各地各部门将着眼于群众最期盼的生育养育教育等工作,推出一系列配套支持措施,进一步使三孩政策等各项政策措施落地见效。

“对症”低出生率 三孩配套措施发力生育养育教育

多种因素制约生育率

“近年来,我国的生育率下降比较迅速,特别是一孩总和生育率下降抵消了二孩总和生育率上升的效果。”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在发布会上表示。

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1年全国人口数据。2021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062万人,出生率为7.52‰,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4‰,人口增加48万。

“出生人口下降是多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副司长杨金瑞表示,首先是育龄妇女特别是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规模下降,“十三五”时期20-34岁生育旺盛期妇女年均减少340万,2021年相比2020年减少了473万,这是出生人口数量下降的重要因素。

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15-49岁育龄妇女人数,2019年比2018年减少500多万人,而在2016-2018年,这个数字分别为491万、398万和715万。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15-49岁育龄妇女比上年减少约500万人,其中21-35岁生育旺盛期的育龄妇女减少约300万人。

年轻人婚育观念的变化也是原因之一。杨金瑞介绍,当前,90后、00后作为新的婚育主体,绝大部分成长和工作在城镇,受教育年限更长,面临的就业竞争压力更大,婚育推迟现象十分突出。婚姻推迟增加了女性终身不婚的可能性。同时,生育意愿持续走低。统计显示,我国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2017年调查为1.76个,2019年调查为1.73个,2021年调查下降到1.64个。

刚刚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95后姑娘小詹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没有孩子还是比较自由的,生育之后时间会被占用,心态上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随性,会面临很多要考虑的事情,学区房,辅导班等。在心智和物质等各方面做好充足准备之前,我是不想生孩子的。”小詹的室友丹丹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生孩子必然会改变原本的生活轨迹。另外,怀孕和养育孩子的过程大概也很辛苦,会占据大部分个人空间,放弃自己的职业发展。”

而杨金瑞提到的导致出生人口下降的第三个原因,也是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偏高加重了生育顾虑。杨金瑞表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住房、教育、就业等多重因素影响下的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居高不下,加大了年轻人生育顾虑。相关配套支持政策不太衔接,托育等公共服务不太健全,让许多年轻人在生育问题上犹豫不决、望而却步。

“低生育率是全球大势,不是中国唯一,但有鲜明的中国特点,” 西南财经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孟立联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面对中国低生育率问题,应该客观地审视和评估。“首先,要充分认识到生育文化的转变对中国低生育率的长期深刻影响。低生育率不仅仅是经济或社会问题,生育价值转变才具有根本性。因此,重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育文化应是当务之急,否则其他表面的措施都不可能根本扭转。这就要有体系化的生育友好制度、政策措施,建设生育友好社会,释放生育潜能,使想生、能够生的都能按其意愿实现生育。”孟立联说。

多地探索优化生育措施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2021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和配套支持措施。此后,国家和各地都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支持政策,发力生育养育教育,推进优化生育政策任务落实。

杨金瑞表示,为加强优生优育服务保障水平,有关部门印发了《母婴安全行动提升计划(2021-2025)年》进一步巩固母婴安全五项制度,深入实施妇幼健康保障工程,2021年支持427家县级妇幼保健院提升服务能力。财政部、税务总局等提出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费用纳入个税专项扣除建议方案,医保局指导各地三孩生育政策费用和生育津贴待遇的给付工作,教育部推进“双减”工作。

托育服务体系建设也是重点工作。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有关部门指导各省做好“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千人托位数4.5个的指标年度任务的分解工作,部署全国婴幼儿照护服务示范城市创建工作,深入推动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2021年支持建设了6.1万个普惠托位。教育部在中职、高职专科、高职本科增设婴幼儿托育专业,强化人才队伍的建设。

与此同时,各地也在积极行动,推进优化生育政策任务落实。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25个省份完成条例修订。

例如,江苏苏州市计划财政投入4亿元用于促进普惠托育发展,拓宽普惠托育的供给渠道,要优先支持社区,优先支持单位提供普惠托育优先支持幼儿园。同时,对已经备案的社会办普惠托育机构给予每个托位一万元建设资金补助和300-800元/月的运营补助。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与托育相结合,探索了“医”与“育”结合的新模式,发挥三甲专科医院与儿童早期发展资源优势的整合,对于儿童早期发展、婴幼儿健康管理、儿科医疗服务、托育服务融合发展。

此外,浙江也将构建育儿友好型社会作为重大改革举措纳入共同富裕先行示范区建设,攀枝花市完善生育服务体系、探索发放生育津贴,甘肃临泽县出台了生育津贴、育儿补贴、购房补贴等11项补助措施等。

杨金瑞表示,目前三孩生育政策实施时间还不长,配套的积极生育支持措施也在陆续出台中,短期内很难显现出明显效果。下一步,各地各部门将着眼于群众最期盼的生育养育教育等工作,推出一系列配套支持措施,进一步推动中央《决定》和各项政策措施落地见效。

资深人力资源服务专家汪张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调整人口政策,是面向未来的长期规划,不能用短期一两年的情况衡量它是否成功。人口出生率的提升需要重塑社会从婚恋到生育再到就业等方方面面的观念。往远处看,政策调整和配套性措施的逐渐跟进及叠加一定会产生综合效果,逐步释放年轻人的生育意愿。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实习记者 韦璐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7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