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区块链 数字藏品起起落落:接盘游戏崩溃 赚钱的梦醒了

数字藏品起起落落:接盘游戏崩溃 赚钱的梦醒了

6月27日,幻核推出了6个系列产品何香凝特展数字藏品,在下午3点开售,5点一整只卖光了1个系列产品。每一个系列产品发售3500个,其中有一个剩了2500个。B站UP主小天那时候可能第二天也卖不完。小天对数字藏品有一段时间的科学研究,他曾在一个多月内,每天早晨9点玩到深夜2点,对各个平台动态的及藏品价钱波动了若指掌。8月在接受采访时她告诉记者,他还是高估了幻核,实际上3天之后也没卖光,随后幻核撤掉了这一款藏品。
“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2月份时我们压根没抢到幻核里的藏品,后来越来越非常容易抢得,直至6月,幻核出现库存积压。”小天说。
发生库存积压的不仅仅是幻核。别的大平台最近也逐渐库存积压或价格下降。据数字藏品垂直媒体NFT所见所闻报导,8月2日12点,蚂蚁集团集团旗下鲸探开售了藏品“奔向幸福”,市场价25元。有别于过去客户“戳屏”抢,此次的开售看起来清冷,大概当日14点23分左右,鲸探把产品展开了下线解决。
小逸躲过的狂跌,产生在另一个数字藏品平台iBox上。她告诉记者,5月初至5月中下旬时,iBox上藏品价钱炒成很高,之前做任务时他花10元钱能买到的一个藏品,5月份最少市场价竟达1.5万余元。5月17日早上,iBox上藏品价钱忽然断崖式暴跌,他赶紧出手了一些。由于下手比较早,因此他并没有赔本,但少赚了许多。“好多人高价位买了,最近又廉价出,将钱扔进去当上‘苋菜’。”

24岁浩哥在今年的3月进场前,实际上已都做好了心理上的准备,知道这个行业风险极高,但遭遇这般暴跌,它的心理状态还是有些崩了,由于跌的超过道德底线,真是都需要归零了。他花5000元买了一个“药液”藏品,5月中下旬再涨9000元,到5月17日立即跌至900元,到8月19日他看了一下,价是600元。
那几天,浩哥迅速卖了一些藏品,现如今整体计算下来挣了1000元,他有个朋友花掉了三四万元买了藏品,跌至只剩下几千块。“够本便是赚,我都已经超过百分之八九十得人。”他与好朋友相互之间那样宽慰另一方。

数字藏品起起落落:接盘游戏崩溃 赚钱的梦醒了梦醒时分
从2、3月份爆红到5、6月份狂跌,中国数字藏品的人气持续了仅几个月多。这一快涨快跌的速率超过许多人的想像。
与大部分游戏玩家一样,小逸玩数字藏品主要原因是想挣钱。今年初,小逸每天都可以见到海外数字藏品火热的新闻报道,佳士得拍卖艺术大师Beeple的数字藏品卖了近7000万美金,12岁印度男孩靠NFT挣了100万美金他便跟随朋友一起进来了。
3月进场,恰好是数字藏品尖峰时刻。鲸探的“飞天敦煌”系列产品原始价钱9.9元,炒成了近8000元,翻800倍。圈里最流行的一个段子是:iBox上初期藏品“神宙斯”,价钱炒成了100万余元,因为平台上最大市场价也只能是10万余元,没法付款100万余元的高价,有些人专业乘飞机赶来商家家中,取出100万余元线下推广实现了这笔交易。“太疯狂了。”小逸向记者感叹说,那时候只需下手,基本上都能赚钱。
实际上,中国和外国的数字藏品在哪几个月的一起进到疯狂情况。海外NFT的典范商品是“无趣猿”,这也是国外NFT市场里最具影响力的藏品之一,其品牌形象为一只拟人猿类。在今年的3月,“无趣猿”房地产商YugaLabs以40亿美金公司估值实现了4.5亿美元种子轮融资。那段日子,业内外对NFT情绪高涨。
数字藏品创业人、北京市车链商业街科技公司创办人张正枭做了互联网技术行业研究员,看过很多高股权融资高估值的科技有限公司。他向记者感慨,YugaLabs似乎是他看过的最浮夸的天使投资实例,这个公司创立仅1年的时间,以前即便公司估值非常高的互联网企业,天使轮融资顶多能股权融资好几千万美金,难得少有一下子能融到4.5亿美元。
据01区块链技术、Forechain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22年7月15日,中国数字藏品平台共998家,在其中2022年上半年度新增加数字藏品平台达639家,占有率近90%,在其中4月每月新增加数字藏品平台高达199家。
高峰时期的数字藏品,只需下手也能赚钱,好像一个始终升高的美梦。好梦并不长,5月17日,小逸早晨一醒来,就看见iBox藏品价钱暴跌,持续有些人挂到比较便宜的价钱,前一天可以卖几万元的,跌到了几千块。盯住显示器的小逸见到,价钱每分每秒都是在下挫:5月16日可以卖7000多样的藏品,17日只有卖2000多。一些大卖家以前舍不得出手的佳品,也逐渐挂出去出售。
小天的数字藏品社群营销中,5月份涌进来许多刚上大学年轻人,这些人在狂跌后绝大多数人都亏掉钱。这种年青人基本上都是00后,小天社群营销含有1000多人,00后占有率50%。而信心不会再玩儿的浩哥也告知记者,iBox上学生玩儿较多,他们用自身生活费用玩,因此暴跌以后心态上承受不住。
使用价值在哪
中国这一波数字藏品的火爆,根源恰好是海外NFT风潮。在今年的3月,海外NFT商品“无趣猿”的房地产商获得融资时,这些IP早已广为流传。用红洞高新科技创办人张贝龙的话来说,制造出无趣猿的BAYC一年时间离开了迪士尼公司50年一路走来。红洞科技是一家数字藏品领域头顶部初创公司,实现了2500万余元Pre-A轮股权融资,目前有几十万数字藏品客户。
无趣猿是一个单纯数字化形象,它游戏的玩法是,你只需要购买了这头小猴子,你能进行任何商业利益,不需经过原企业的受权,能用它开实体店,能够印到他们T恤上,这样会使亿万人一起扩张这一IP影响力,正方向轮轴就能飞冒了。
国内数字藏品大部分为线下推广艺术、工艺品实体线物件的数字化。实习僧创始人陈俊宇在一个视频中讲述了自己发售数字藏品流程:他找到一个美术家取得著作权,用超清相机拍下著作,再联系平台方发售。每一幅数字藏品标价18元,发售1万分,5秒左右就可以卖18万。而这样的数字藏品并没影响到了美术家真正版权登记,他只是拍了照片,在一段时间内有着对画家作品二次制做的权力。
一次卖1万分数字藏品,顾客抢得后真的可以升值吗?“一份多卖这件事情自身逻辑性就是有问题的。”张贝龙告知记者,做为收藏品,卖10份、20份能理解,但一个IP卖两三万份,或者一个IP受权好几个平台,会伤害消费者对于数字藏品心智。
虽然比较迷恋数字藏品,小天现在都在猜疑这行业。近期一个数字藏品平台寻找小天,期待帮他们拉人头找客户。这一平台是好多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们创建的,加微信好友后谈了没一两句给我小天汇钱。但小天没敢同意她们,“风险性太高,她们开二级市场(能直接的交易销售市场),白给(指注册认证平台赠送的)的藏品7天就能再涨2000块,第十天又跌至200块。前几天他们又说二级不开了。”
有一次,小天和亲戚闲聊时表示在自己玩数字藏品,亲朋好友给了她这样一句话:这也是传销组织啊!小天当时就很失落,开始考虑这件事情是否一个骗术,它到底有哪些好处呢,它惠及了什么人?”
最近一年时长,雅昌文化集团技术总监、雅昌艺术网经理蒋子俊一直在观查数字藏品领域。她告诉记者,和国外NFT对比,中国至今仍没有找到觉得,更多局限在流量营销方面,并没有反映工艺品和艺术行业的特征,处在相对来说初期的实践探索环节。许多人也在瞎子摸象,有人赚一波元钱就跑了。
与国内对比,国内外的NFT商品和社区有关联,当客户买了一个NFT艺术品,身后会出现小区使用价值。例如OpenSea会与Twitter、Discord社区关联,当客户拥有无趣猿头像图片,代表着他有了这个街道的徽章和优越感,乃至他能够和埃隆马斯克这种知名人士在同一个小区圈内里,有了很多产品以外的社交资产。但国内针对稀缺资源的认知较为浅,一开始卖的是艺术数字藏品,而且一个藏品动则上万份出售,授权方也不太懂如何运营,四处受权,造成通胀,平台一方更多的关注总流量游戏玩法,整个行业从上下游都很错乱。
蒋子俊感觉很遗憾,这些个乱相,就算主管部门不出手管控,也是不可持续不断的。领域还没有建立起来就消灭了。
大结局了吗?
有平台相继停业整顿或倒地,也有大平台源源不绝冒出。
雅昌最近上线一体化运营的数字藏品平台。7月份,雅昌还协同中国信通院等一起撰写《我国数字藏品产业图谱》,期待探寻并通信规约数字藏品行业身心健康健康发展。
“在数字藏品的世界中,什么运营平台还是比较良性的?造型艺术内容与艺术流派应当是怎么样的?中国必须达到一些的共识。”蒋子俊告知记者,他今天还无法确定什么叫有意义的,但他指出,毫无疑问不是简单的数字双生运送的方式,艺术、非遗文化藏品没什么意义,IP简易运送的形式早已玩不动了。
蒋子俊觉得,中国如果要进一步发展数字藏品,必须从总流量方式转换到使用价值方式,紧紧围绕年青客户特别是Z世世代代客户,专注于原生物化学写作,精致化经营,小区价值增值等去寻求突破。
张正枭如今还在继续做数字藏品。它的平台更为细分化,制作汽车有关的数字藏品。她告诉记者,领域迈向低谷后,如果仅仅是虚似藏品,往往很难继续下去了,务必尝试改变。
“Web3.0是下一个未来。”张正枭依然坚信这一点。尽管现在市场低迷,销售市场会相对消极,但是他对于此事很坚定不移。她告诉记者,就算之后确实做不来数字藏品,他也会一直做Web3.0,“这也是未来发展途径,方向就是这个样子。”
很多客户离去的前提下,也依然存在一小部分人再次留有。幻核停销后,绝大多数游戏玩家挑选退钱并消毁藏品,但还是有少部分人持股待涨。小天的社群营销中,90%的人将幻核藏品退款了,当产品销毁后,就会变得稀有了,剩余10%的人也想搏一搏,再次存着,“万一100块变1万元了啦。”小天我也留一副幻核内梵高作品的藏品,价格188元,归属于稀缺款。
“数字藏品能够对比收藏品市场,客户不一定非常多,但品质会非常高。个人收藏10年之后翻番增值,在艺术品市场是许可的。又被验证了是一个能够干的事。”张贝龙告知记者。
领域沉静后,张贝龙希望以后出现一些转变。中国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像“无趣猿”那样爆红的数字藏品IP,这也是从业人员下面应当去做的事,“哪怕只在我国火,哪怕只出来一个S级别新项目”。这一S级新项目确实出现的时候,会意味着数字藏品领域达到第一个阶段,以后很有可能又遭遇一个衰退阶段,“现在我们还处在萌芽期,这一波潮水退去还什么也不算。”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718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