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两个月前,作家庞余亮接受中国之声《朝花夕拾》节目专访时,回忆起多年前在乡村的时光,在那段远离摩登城市的日子,书籍成为他枯燥生活中的光,而因为乡村能获取到的书籍有限,往往一本好书庞余亮会读上几十遍,反复咀嚼。

比如苇岸的《大地上的事情》和汪曾祺的《晚饭花集》这两本书,每一页每一行每一个字至今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说:“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可庞余亮的经历――乡村学校缺乏书籍、书籍更新跟不上时代等,却是中国乡村阅读的部分现实缩影。

过去,人们将这个差距称为城乡间的“阅读鸿沟”,如今,有些改变正在发生。

#01

2022年的夏天

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有一个南部最偏远的乡镇,叫柳林乡。

天然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柳林乡孩子上学路的不易。竹山县位于秦岭大巴山区,地势高低落差明显,海拔最低处为400米,但海拔最高处有2635米,而柳林乡就位于高山区,柳林乡中心学校主校区就坐落在高高的山上。大都市中的孩子每天上学坐地铁、坐校车、坐汽车,这里的孩子每天上学则需要跨越168级台阶。

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待在这里务工,柳林乡大部分家庭都是爷爷奶奶带孩子,还有一部分孩子借住在亲戚家里,这些留在柳林乡的人,靠烟叶种植为生。

比起留守下的孤单,这里的孩子几乎从出生就没走出过大山,学校教室逐年在变新,操场由泥土地变成塑胶跑道,可书籍欠缺依然是困扰他们的难题,在中心学校图书室,四大名著和一些绘本早已被翻烂,封面也落上了细灰。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他们渴望阅读新书,渴望从书中汲取知识了解世界,就像渴望有朝一日走出大山一样。今年5月份,作家刘诗伟从武汉出发,乘高铁加坐汽车,辗转8个小时,来到了柳林乡中心学校,给学生们上了一堂特殊的阅读课。

“语文和文学的区别是什么?”“怎样才能把文章写好?”在阅读课上,刘诗伟给学生讲述了阅读的重要和必要,也教给了他们写作的技巧。

与刘诗伟一同到来的,还有3000多册全新书籍,有《童年》,有《稻草人》,还有《爱丽丝梦游仙境》,对于大山里的孩子而言,阅读是他们理解这个世界的关键画布,对刘诗伟来说,8个小时路程的艰辛,在看到学生眼神透露出来对书籍对知识的渴望时,一切都烟消云散。

乡村孩子对阅读的渴望,远远超乎人们意料。

雨果奖得主、知名作家郝景芳也深有感触,6月份,她受邀去了西藏林芝市巴宜区更章门巴民族小学上阅读课,在课上,她向孩子们传递了阅读的重要性。

郝景芳的童年时代就是与各种书籍一起度过的,她的父母基本不管学习,她可以写完作业看动画片和电视剧到晚上十点多,也可以不上任何培训班,甚至高考选专业也有绝对的自由权。但她的父母却始终兢兢业业带她阅读,而她成长路上的每一次选择、每一次求知及动力的来源,都是阅读。

这一次郝景芳来到了这所学校,才发现,即使是缺乏书籍,孩子们对阅读的热情和书的喜爱,也丝毫不减。

达瓦扎西是更章门巴民族小学校长,这些年他一直迫切想给孩子们寻找更多的书。这种迫切,一部分来源于他知道阅读是拓宽眼界更好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还有一部分就来源于学生对看书的热情。

有一次达瓦扎西查宿舍,看到一个男生打着手电筒偷偷躲在被窝不知道在看什么,他走过去掀开被子,才发现这个男生看的是课外书。

“孩子们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欲,是压抑不了的,而他们,大多需要通过阅读去了解和认识这个多元的世界。”达瓦扎西说。

郝景芳为孩子们带来了阅读课,也带来了包括童话、科普、名著以及书法、字典等7000多本新书,如今,这里的孩子再也不用担心无书可看,也不再担心看完上册找不到下册。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过去一年时间里,越来越多的知名作家走进这些地方,作为乡村阅读点灯人,为当地学生传递阅读的重要和知识所具备改变命运的力量。

不只是刘诗伟和郝景芳,还有鲁迅文学得奖主雷平阳、儿童作家刘芳芳、走走、湖北作协主席李修文、贵州作协副主席戴冰、青年诗人杜绿绿等等。

而捐赠书籍并推动作家走进偏远村镇的是拼多多“为你读书”公益捐赠行动,这些作家与拼多多“为你读书”一起,持续跨越山区、深入乡村、穿越高原,走进西藏、新疆、甘肃、青海、贵州、陕西、安徽、云南、湖北、江西等地,为学校的孩子们捐书和读书。

他们带来了一本本书籍,告诉偏远村镇的孩子们,读书不仅是一种精神食粮,更是以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鼓励孩子们要多多读书。

#02

从10000到2500000,

从读到书到读合适的书

拼多多“为你读书”公益行动的第一站,是四川凉山,因为地势凶险,那里曾是中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

2020年7月拼多多走进四川凉山助力国家脱贫攻坚,联合当地政府启动消费扶贫周活动,同时也发现了当地孩子对于课外读物的向往。

2021年4月,“为你读书”公益捐赠行动联合当地政府向凉山当地中小学生们捐赠10000册教辅书籍,包含《时间简史》《泰戈尔诗选》《视觉之旅:神秘的化学元素》等课外读物,《红星照耀中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红色读本,以及新华字典这样的教辅类图书。

这些书籍从拼多多总部上海出发,跨越2400公里到了凉山,送到孩子们的手中。

自凉山启动,一场以知识普惠为长期理念的行动由此拉开序幕,从2021年4月开始,多多读书月系列活动持续走到了今天。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依托着为你读书公益行动,文化界、出版社名人们走进中国偏远乡村,为孩子们捐书读书。拼多多与他们的捐赠轨迹,连成了中国偏远的地区和基层乡村的画布,真正走进了一所又一所中国最偏远的中小学校,捐赠图书从最开始的10000册变成了25万册。

公益维度也在持续纵深扩大,从让乡村孩子读到书,向让他们读到好书和合适的书蔓延。

儿童文学作家童喜喜曾花一年时间走进全国100多个行政村,在中小学校做了196场阅读推广公益讲座,她发现,乡村儿童除了接触不到书,还很难接触到合适的书,而不喜读、不易读的书会伤害人的阅读积极性。

在孩童时代读到自己喜欢的书,应当被视为一种基本的权利。公益行动深谙这一点。

在新疆喀什疏附县二中,学生阿卜杜莫敏・艾泽孜喜欢看小说,余华的书他基本都看完了,对于他来说,拿到一本心仪的书,就像收到一双新球鞋一样,让人宝贝。其他的学生有的喜欢科幻,喜欢《三体》,有的对中国历史充满兴趣,有的想读《中华上下五千年》。

于是二中校长叶有协,向捐赠方“为你读书”提供了一份书单,在6月份拼多多“为你读书”走进疏附县时,这些书籍都包含其中。

2021年11月,作家刘芳芳与拼多多一起走进了西安市第二聋哑学校。

这是西安唯一一所接受听障孩子的学校,也是拼多多公益活动的特殊一站,它与刘芳芳一起为学校的学生们带来了2000册新书、文具以及体育用品。

特殊角落的人群应当被看见与尊重,在他们无声的世界中,书籍变成了他们与外界相连的桥。在这所学校,有的小男孩喜欢科技领域的书,有的小女孩喜欢读三国演义,而这些书籍也都在拼多多捐赠的书单中。

偏远乡村孩子们的需求点各有各的不同,千校千面变成公益另一种打动人心的诠释方式。

#03

多多读书,总有答案

黑格尔说过,学会阅读和书写拼音文字应被视为无限的教育手段。

阅读是一个人心灵与精神的粮食,而全民阅读已经连续九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足以窥探实现乡村与城镇阅读同步化的重要性。

心理学家基思・斯塔诺威克曾将著名的马太效应运用到儿童教育的研究之中,他发现早期成功获取阅读能力,通常会导致作为学习者成人后成功,儿童在开始阅读方面的落后,也将增加他们与同龄人之间的差距。

很多处于偏远乡村的孩子,在有了一定的阅读条件后,对自我、对未来的认知,都在发生潜移默化的转变。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青年作家李晁几个月前跟随拼多多去了苗乡雷山民族中学。雷山是一座位于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西南部的小城,少数民族占了总人口近93%,被称作中国苗族文化中心。

这所学校的中学生舒望在听完李晁的阅读课,看了几本课外读物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他想未来带着少数民族的文化去探索更大的世界,遇见更好的自己。

6月份时,宁夏回族农民作家马慧娟和为你读书公益项目组一起走进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原隆村回民小学。

在给孩子们上阅读课的时候,有学生跟她说未来想当医生,有的说以后想成为一名警察,还有的想努力变成科学家,都想成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而点燃并激发这些理想的,正是一本本能窥探未知世界的书籍。

其中有一个学生说的话,让马慧娟至今都还记得。

那是一位四年级的学生,他说,这些图书的捐赠就像一场春雨,滋润了干旱的土地,点燃了我们理想的火炬。

他们走到了最偏远的村镇

填平城乡阅读鸿沟,是一项长跑运动。在第十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中,2021年城镇居民图书阅读率为68.5%,农村居民阅读率只有50%。

不过,这项运动不缺长跑运动员,拼多多相关负责人表示:“读书不仅是一种精神食粮,更是以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接下来,我们还将持续走进中国最偏远的高原、山区、乡村为学校的孩子们捐书和读书,由阅读抵达更远的地方。”

在政府全民阅读的推动倡导下,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以及像拼多多这样的企业加入到助力乡村公益阅读的行列中来,我们相信,乡村孩子们的书桌会越来越丰富。

???

End

你身边还有哪些阅读的“力量”?留言区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科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7162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