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IPO观察|豪江智能净利毛利双下滑、应收账款逐年激增 经营业绩存风险如何突围

IPO观察|豪江智能净利毛利双下滑、应收账款逐年激增 经营业绩存风险如何突围

  编者按:对于这家三度折戟IPO,由科创板转战创业板的智能驱动企业,豪江智能的IPO之路一直备受外界所关注。除了净利、毛利业绩下滑,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怪圈,豪江智能的研发专利发明数量远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均值,而核心技术人员在公司申报IPO期间还涉嫌突击获得本科学历。

  近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发布公告,青岛豪江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江智能”)首发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获创业板上市委审核通过。

  资料显示,豪江智能成立于2017年7月24日,是一家智能线性驱动产品研发、生产企业,公司主要产品为智能线性驱动产品。在由科创板转战创业板期间,豪江智能将公司官网对外宣称的“领域内国内一流、世界知名的企业”字样悄然变更为为“业内知名”。

  经营业绩存风险 净利毛利双下滑

IPO观察|豪江智能净利毛利双下滑、应收账款逐年激增 经营业绩存风险如何突围

  招股书显示,豪江智能2019-2021年营收分别为5.09亿元、6.24亿元、7.66亿元,2020年至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22.59%、22.76%;同期,净利润为分别为6257.04万元、8638.01万元和7344.75万元,2020年至2021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8.05%、-14.97%;扣非净利润为7065.97万元、8213.85万元、6688.22万元,2020年至2021年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16.25%、-18.57%。

  由此可见,豪江智能的营收在逐年增长,净利润却同比现下滑趋势,豪江智能2021年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4.97%、18.57%。

  与此同时,豪江智能的毛利率也出现下降。2019-2021年,豪江智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6.07%、27.08%、24.42%,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06%、27.25%、23.90%。豪江智能2021年综合毛利率同比下降了2.66个百分点,主营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了3.35个百分点。

  此外,豪江智能的毛利率水平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均值。2019-2021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9.70%、39.23%、29.20%,同期豪江智能毛利率水平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近5个百分点。

  豪江智能陷入增收不增利,净利毛利双下滑的怪圈,究其原因,或与其原材料价格上涨有关。2019-2021年,豪江智能的营业成本为3.76亿元、4.55亿元、5.79亿元,2019年至2021年营业成本同比增长21.01%、27.25%。2021年豪江智能营业成本同比增速27.25%,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同比增速22.76%近4.5个百分点,营收增速赶不上营业成本上涨,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也造成了豪江智能业绩不稳定等经营风险。

  专利数量低于同行 核心技术人员涉嫌突击学历

  作为一家以智能驱动的企业,豪江智能2019年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均值近1个百分点,且专利发明数量也远低于同行,而研发方面核心管理人员还存在上市前突击本科学历的嫌疑。

IPO观察|豪江智能净利毛利双下滑、应收账款逐年激增 经营业绩存风险如何突围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豪江智能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075.86万元、3031.60万元、5050.01万元,占营收比分别为4.08%、4.86%、6.59%。而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5.04%、4.72%、5.21%。由此可见,豪江智能或由于前期研发投入基数较低,无论在专利数量还是发明专利占比方面,均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

  截至2021年年末,豪江智能发明专利数量为2项,而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捷昌驱动(603583)、凯迪股份、乐歌股份(300729)发明专利数量分别为49项、15项、52项。豪江智能发明专利仍处在个位数,而同行均远超豪江智能十位数的量级。此外,在发明专利占比方面,豪江智能发明专利占比不足1%,而同行发明专利占比均已突破5%。

  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豪江智能前期整体发展规模较小,研发投入金额和研发人员数量相对较少,专利意识有待提升,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有待健全,而上述原因也导致豪江智能发明专利较少。

  值得注意的是,豪江智能包括研发总监在内的多位核心高管人员,均于2021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获得本科学历。据招股书显示,豪江智能研发总监方建超于2021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毕业,本科学历;监事会主席王伟于2021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自动化专业、本科学历;财务总监宫超于2021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会计学专业,本科学历。

  目前,豪江智能核心技术人员三人方建超、王伟和田川川,其中方建超、王伟两人均于2021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自动化专业,不禁引人质疑,豪江智能核心岗位的核心技术人员涉嫌在公司申报IPO期间突击获得本科学历。

  过度依赖大客户 应收账款逐年激增

  豪江智能还存在过度依赖大客户之症,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豪江智能对外销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当期营收比为38.05%、34.28%、39.35%,对内销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当期营收比为35.6%、35.12%、28.20%。经计算,2019-2021年,豪江智能对内、对外销合计占当期营收占比为73.65%、69.40%、67.55%,报告期内豪江智能前五大客户占营收比7成左右。

  除了过度依赖大客户,豪江智能应收账款逐年激增,而回款比例却逐年下降。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豪江智能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1.08亿元、1.27亿元1.27亿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为21.30%、20.47%、16.59%,占同期流动资产比为31.96%、22.84%和22.00%。同期,豪江智能的应收账款的回款比例为99.92%、99.71%、68.63%,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在内销前五大客户中,豪江智能连续三年蝉联榜首的第一大客户江苏里高还存在间接入股的嫌疑。2019-2021年,豪江智能对江苏里高的销售额分别为1.14亿元、1.53亿元、1.56亿元,占当前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2.38%、24.149%、20.40%。

IPO观察|豪江智能净利毛利双下滑、应收账款逐年激增 经营业绩存风险如何突围

  天眼查显示,江苏里高为梦百合(603313)的控股子公司,江苏里高对梦百合持股比例为90%。报告期各期,豪江智能占梦百合体系内采购同类产品的比重分别为80%、99.7%、100%。豪江智能前五大股东中,无锡福鼎持有豪江智能5.89%的股份。无锡福鼎的股东为袁桂玲、顾章豪、吴东申,持股比例分别为68.75%、12.5%、10%。

  据了解,豪江智能前五大股东的实控人与其第一大客户的控股股东存在亲属关系。资料显示,无锡福鼎合伙人袁桂玲与江苏里高控股股东梦百合的实际控制人倪张根之间系姐弟关系;无锡福鼎合伙人吴东申与梦百合第二大股东吴晓风之间系父子关系。这也意味着豪江智能第一大客户实控人近亲属曲线入股。

  现金流方面,2019-2021年,豪江智能经营现金流为1.13亿元、1.5亿元、9609.01万元,2020年至2021年豪江智能经营现金流同比下降32.74%、36%。此外,报告期内豪江智能还存在大额银行理财产品,2020年末和2021年末,豪江智能银行理财余额分别为1.33亿元和9336.2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豪江智能2021年收获的投资收益为127.76万元,年化收益率约1.37%,低于行业合理水平。

  豪江智能一面存放大额理财的同时,一面还进行现金分红。豪江智能近三年间进行股利分配2次,分别是2020年9月和2021年3月分配现金股利1359万元,现金分红金额合计达2718万元。此次IPO拟募资6.6亿元,其中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不禁让人生疑其中合理性。

  对于曾在深交所三进三出的豪江智能而言,从去年6月至今已更新五版招股书,已进行三轮问询回复,而其业绩下滑、毛利下滑也被屡次问询,但最为核心的问题还是豪江智能研发层面上,作为一家以智能线性驱动产品研发、生产的企业,如何进一步缩小与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发明专利数量的差距,形成自身技术专利壁垒,成为豪江智能亟需思考的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郑希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6725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