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互联网 推特大战马斯克:想走,哪那么容易!

推特大战马斯克:想走,哪那么容易!

推特大战马斯克:想走,哪那么容易!

新浪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一地鸡毛一摊账,一场游戏一场梦。自己签的协议,自己挖的深坑。

上下半场形势骤变

本周二,推特正式向公司注册地特拉华州的衡平法院提交诉讼,要求法庭下令马斯克以此前约定的440亿美元价格完成收购交易。就在三天前,这位全球首富以推特违约为由,正式宣布终止收购。

过去半年时间,马斯克收购推特的这笔天价交易,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全球媒体与网民的聚焦;却又像是出一波三折的肥皂剧,注定要写进商学院教程。每每看似已成定局,却又总是新生变数;双方来回接招推手,胜负主动不断易手。虽然目前最终结果尚难预料,但或许双方都无法对这一地鸡毛感到满意。

从今年1月底到4月底,马斯克悄悄在公开市场收购推特股票,一举成为推特最大股东,公开炮轰推特打压“言论自由”,随后志在必得地发出恶意收购邀约,再到逼迫推特董事会签下收购合同。全球首富即将把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变成自己的私人企业,计划进行大刀阔斧的重组调整,这是马斯克占据绝对上风、步步为营的上半场。

但5月份开始发生的一切却令全球首富措手不及。美联储大幅加息,资本市场风云突变,特斯拉与推特股价双双暴跌,马斯克一边自家财富急剧缩水(比去年11月的最高峰减少了近1000亿美元),一边还要支付高昂溢价收购推特。马斯克开始搬出虚假账户的理由,为撤出交易进行预热试水,要求推特提供原数据进行确认,最终正式宣布退出交易。这是马斯克陷入两难境地、进退维谷的下半场。

如果马斯克可以拥有时光机,他可能会想回到4月25日,阻止那个志得意满的自己,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直接签下收购合同。因为现在让他陷入诉讼麻烦的这个大坑,也是他自己亲手挖下的。

推特大战马斯克:想走,哪那么容易!

推特凭什么起诉?

推特在周二提交的诉状中写道,“马斯克拒绝履行对推特及其股东的义务,因为他当时签下的协议不再符合他的个人利益。马斯克显然相信,自己不同于其他人,可以不遵守特拉华州公司法,可以随意改变主意,羞辱公司,毁坏业务,摧毁股东价值,然后转身走人。”

推特的律师团发表声明称,马斯克此前终止收购的行为是“无效和错误”的,马斯克是知情、有意、故意、严重违反收购合约。推特表示,公司对虚假账户比例数据拥有信心,马斯克退出收购只是因为股票市场的波动影响了他的资产,所谓的虚假账户问题只是他放弃收购的理由。

此外,推特还指责马斯克公开羞辱推特管理层,包括在推文中用“大便”符号来回复推特CEO阿格加瓦尔(Parag Agrawal),这种行为同样违反了双方此前达成的收购协议。5月17日,由于阿格拉瓦尔拒绝外部调查推特虚假账号规模时,马斯克毫不掩饰地在推文里直接回复了他“一坨屎”。

马斯克此前宣布退出交易时,在监管文件中表示,是推特违约在先,因为推特没有提供他所要求的信息数据以确认虚假账号规模,而且没有进行裁员推进正常业务。虽然推特公开表示虚假账户占活跃用户的比例不到5%,但马斯克却多次公开质疑这一数字,认为推特在这一关键数据上误导了自己,虚抬了公司商业估值。

但对马斯克不利的是,在4月25日签署收购合约时,当时以为胜券在握的他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主动放弃了对推特进行尽职调查的权利,就直接签署了具有约束力的收购协议。而且推特董事会还在收购合同中加入了允许推特起诉的条款。

根据推特提交的加速审理诉讼,特拉华州衡平法庭将在今年9月份展开为期四天的庭审,届时推特和马斯克的代表都将出席。此前合同设定的马斯克收购推特最终完成期限是10月24日。但如果届时特拉华州衡平法庭还没有做出最终判决的话,交易期限将顺延六个月时间。

此外,马斯克最头疼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又双运箍说鞑椤4饲奥硭箍嗽诔止赏铺乇壤5%时没有如期披露,已经引发了SEC调查和推特股东诉讼,现在SEC又开始调查马斯克在收购推特过程中的一系列推文涉嫌引导股市。

推特大战马斯克:想走,哪那么容易!

最富盛名商业法庭

必须解释一下特拉华州衡平法庭(Chancery Court),这是美国最富盛名和值得信赖的商业法庭。特拉华州面积和上海市相近,美国第二小州,但却是美国公司的注册胜地,聚集了180万家企业。财富500强企业中,有三分之二都在这里注册。推特也不例外,他们的公司总部在加州旧金山,但注册地却是特拉华州多佛市。

特拉华州之所以会成为美国公司的首选注册地,除了这里的公司法体系健全和灵活之外,创建于1792年的衡平法院也是一个重要的吸引因素。绝大多数在特拉华州注册的公司,其实际业务都不在特拉华州,因此他们与这里的商业法庭几乎没有商业利益影响,不会有偏向本地公司的情况,可以相信衡平法院的公正公平性。

衡平法庭与普通法庭处于平行地位,是英美法律体系下的一个重要补充,法官依据“公平公正”原则审理案件,因而可以提供法律之外更为灵活的解决方案,尤其是涉及到商业纠纷、离婚、遗产以及监护等案件。当诉讼一方在经济索赔之外具有明确诉求时,他们就会通过衡平法庭起诉,此次推特起诉的要求就是马斯克必须履行合约完成收购。

美国目前只有三个州依然保留了衡平法庭,特拉华州就是其中之一。特拉华州衡平法院不设陪审团,新案件由大法官委派给一名法官审理,如果必要可以在数周甚至数日做出裁决,这是其他州所难以做到的。当然,衡平法院的裁决结果可以上诉到特拉华州最高法院,这是特拉华州公司法和商法最终判决机构。

实际上,美国法律院校的每个公司法教程都会涉及特拉华州衡平法院的案例与判决。美国知名商业律师几乎都清楚特拉华州的商业法律,也了解特拉华州衡平法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特拉华州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实际上的全国通用公司法。这里衡平法庭判决的可预见性,也是其他州所无法比拟的。

因为特拉华州是美国公司注册和诉讼聚集地,这里的衡平法庭在处理商业纠纷方面也拥有极其丰富的经验,公司并购纠纷更是司空见惯。单是过去二十年在这里起诉的公司并购案件就有2002年惠普与康柏合并案引发的股东诉讼、2016年特斯拉收购SolarCity以及2020年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与蒂芙尼(Tiffany)收购纠纷。

马斯克和推特都在这里打过官司。2016年特斯拉斥资26亿美元收购马斯克创办的太阳能(000591)企业SolarCity,部分特斯拉股东认为马斯克操纵特斯拉董事会股东利益,因而在特拉华州衡平法庭提起诉讼。最终衡平法庭做出了有利于马斯克的判决。2020年,推特股东也在这里起诉推特虚报用户数据,最终在衡平法庭的批准下,推特与股东达成了和解协议。

核心争议水军比例

推特与马斯克的诉讼大战,双方最核心的纠纷莫过于推特平台上的虚假账户比例。从2014年上市之前的监管文件开始,推特一直声称,抽样调查显示自己平台上的虚假账户比例不到5%,而马斯克质疑的正是这一数字。如果虚假账户实际数字远远超过5%的话,那么推特的业绩营收和股价市值都会受到直接影响。

马斯克是收购之后才发现水军比例问题吗?过去两年时间,马斯克已经多次公开吐槽推特平台上的虚假账户问题。就在双方达成收购协议之前,马斯克还发表推文称,“我们会击败机器人水军,否则就会死亡。”现在,他此前发过的推文现在却成为了推特呈上法庭的证据,表明他非常清楚推特上存在着虚假账户问题,

更为关键的是,马斯克随后主动放弃了尽职调查,直接签署了收购协议。这意味着他已经了解了相关风险,认可了推特提供的预估数据。不过,如果马斯克的律师团可以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推特5%的官方水军预估数据严重失实,故意夸大了公司估值,那么他依然有机会赢得诉讼。但目前马斯克并没有提供真正有效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在伯克利商学院执行总监斯特灵(Adam Sterling)看来,马斯克提出了自己的法律诉求,但几乎都没有合理依据。推特存在虚假账户问题并不能充分支持马斯克退出收购交易的合理性。因为马斯克在收购之前就公开提到推特的虚假账户问题,并将其作为收购理由之一。推特的业务也没有脱离正常运转轨道,几位高管离职并不足以作为证据。

从今年4月底达成协议到现在,推特股价已经暴跌了35%,跌幅远远超过标普500成分股公司的10%,成为表现最差的标普500成分股,市值只剩下280亿美元。但这也意味着马斯克要溢价160亿美元完成收购。

与此同时,推特的财务状况和员工士气正处在最低谷。在推特与马斯克达成收购协议之后,推特在5月宣布冻结招聘,寻求削减成本,并开始进行裁员准备。随后包括营收总负责人以及消费业务负责人在内的诸多高管也纷纷离职。

今年第一季度推特的总成本支出同比增长了35%,总负债增长到66.2亿美元,现金头寸减少到23亿美元。目前标普对推特的评级只有BB+,低于推荐投资级别。

推特大战马斯克:想走,哪那么容易!

下令强行完成交易

但或许令马斯克一方不利的是,特拉华州衡平法庭此前曾经审理过一起非常相似的案件,而最终判决则是强制收购方继续按照合同完成收购交易。如果此次衡平法庭继续做出类似判决的话,那对马斯克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2001年1月2日,美国最大的鸡肉供应商泰森食品(Tyson Foods)在一场竞购战中,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击败了市场竞争对手Smithfield(全股票报价),最终达成协议,斥资32亿美元收购牛肉包装厂IBP,还将承担15亿美元的债务。这笔交易将打造全球最大的肉类加工厂,双方总年营收将达到230亿美元。

但签下协议仅仅1个月后,泰森食品就宣布暂时推迟交易,理由是在IBP的财务报表中发现了审计问题。问题的确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随后对IBP展开调查,后者重新提交了财务报表。不过,泰森食品随即在3月底宣布放弃收购,理由是IBP提供了具有误导性的财务文件,两家公司已经不存在信任。

当然,泰森食品放弃收购的真正原因是美国股市在2001年开始暴跌。在市场大幅波动,经济前景不明的情况下,泰森食品不愿继续推进这笔巨额收购。而IBP的审计问题正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退出交易的最好理由。

另一方面,在泰森食品宣布放弃交易后,IBP股价随即暴跌,一度遭遇了腰斩。IBP随后向特拉华衡平州法院提起诉讼,诉称泰森食品在签署收购协议时就了解相关审计情况,要求法院强制泰森食品完成收购交易。

2001年6月,特拉华州衡平法官采纳了IBP的说法,认为双方签署的收购协议是合法且应执行的,泰森食品当时就已经获知了风险,因此下令泰森食品必须完成这一交易,要么就必须支付巨额罚金。最终泰森食品接受了判决,现在IBP依然是泰森食品旗下的猪肉和牛肉子公司。

依然可能重燃交易

虽然马斯克与推特拟订的毁约金是10亿美元,但这是附带了相关条件的退出条款,例如被监管部门否决或是融资出现问题,并不代表他只要赔偿10亿美元就可以任意毁约。

在目前的情况下,推特恐怕不会接受10亿美元的赔偿,或许会要求得到更高金额的赔偿金。按照特拉华州此前的判决,推特甚至可以要求得到合同交易金额15%的赔偿,相当于超过60亿美元。

当然,推特与马斯克依然存在达成和解的可能性。马斯克想要退出交易的直接原因就是股市大幅下跌之后,推特目前市值和收购价格差距巨大。如果推特同样做出让步,愿意降低收购价格,双方依然有可能以新价格完成收购。

有趣的是,马斯克的律师正是来自2020年代理LVMH与蒂凡尼收购诉讼战的律所,那也是一起狗血不断的诉讼纠纷,但最终还是以完成收购告终。

2019年10月,LVMH达成协议斥资145亿美元收购蒂芙尼,但一个月后蒂芙尼股东嫌弃收购价格太低,双方又以162亿美元达成新协议。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导致蒂芙尼业务大幅下滑,双方第二次就收购价格产生纠纷,在特拉华州衡平法庭提起诉讼。在长达一年多的诉讼与谈判之后,最终LVMH还是以158亿美元完成了收购。

(责任编辑:郑希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6168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