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喜提”问界M5、李瑞峰再杠华为背后:或凸显长城魏牌转型焦虑

“喜提”问界M5、李瑞峰再杠华为背后:或凸显长城魏牌转型焦虑

财联社7月14日讯(记者 徐昊)在怒怼华为余承东对增程式混动技术高度评价一周后,长城汽车(601633)旗下魏牌(WEY)CEO李瑞峰与华为间的死杠再度升级。

7月13日,李瑞峰在微博晒出两张图片,其中一张为问界M5的车钥匙,另一张则为购车发票。在博文中,李瑞峰称“已提车”,并创建了“增程式混动到底落后吗”的话题,大有与华为有关增程式混动技术与魏牌DHT- PHEV技术之间的“论战”进行到底之势。

在此前一周,李瑞峰率先挑起了这场“论战”。7月6日,其发博文称“打铁还需自身硬,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矛头直指当日的另一条博文。在该文中,余承东表示,“增程式模式是目前最适合的新能源车模式”。

在李瑞峰不断将“战火”升级的同时,魏牌旗下的摩卡DHT-PHEV正驰骋在318国道上,这是一辆搭载了长城DHT-PHEV技术的新车,将在7月17日抵达拉萨。魏牌方面试图以长途试驾的方式,证明长城DHT混动技术的先进性。而这场隔空“论战”的另一方,则刚刚在7月4日发布了AITO品牌旗下第二款车型――大型电动SUV问界M7。在发布会上,华为常务董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称,问界M7搭载HUAWEIDriveONE纯电驱增程平台,通过搭配高能效1.5T四缸增程器和永磁同步电驱油冷技术,实现能效与续航的最优解。

车圈大佬公开“互撕”,在当前汽车圈并不常见。其背后的原因,是各自为捍卫旗下产品、技术的市场地位而进行的隔空博弈。之于华为,在取得了旗下首款以“华为智选模式”进入市场的问界M5的初步成功后,趁势发布M7,也在情理之中。同时,已获得市场认可的理想ONE,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同样采用增程式混动技术的华为做了背书。

反观长城,则更是“背水一战”。“2022年长城汽车成立魏品牌战略推进组。这是魏品牌绝无仅有的战略转型机会,集团将不遗余力提供资源。”有长城汽车高管透露,魏品牌是长城汽车高端化的样板、试验田,“魏建军每次都亲自参会,并设定了短期和中长期的考核标准。”

按照长城汽车的规划,魏牌将以“0焦虑智能电动”新品类实现定位进阶。“我们的‘0焦虑’定位要做到差异化,引领化。在这一转型中需要投入巨大的资源、财力、人力以及需要较长期的转型阵痛期。”上述长城高管称,目前魏牌的清晰状态及上下达成一致的方向比以前更加明确,“在摩卡DHT-PHEV上市之后,30万的定价对于魏品牌来讲是坚定不移的焕新和重塑,未来所有的产品全部会搭载长续航DHT-PHEV。”

除了来着公司内部对魏牌战略转型的压力,还有目前魏牌的市场表现,都或成为李瑞峰“怒怼”以华为问界为代表的增程式混动技术的原因。数据显示,今年1-6月魏牌累计销量仅2.19万辆,同比去年下降4.35%;反观同样定位的吉利领克,同期销量则为7.72万辆。而搭载了增程式混动技术的理想ONE今年上半年累计销售6万辆;交付仅四个月的问界M5,则实现了累计1.83万辆的交付。

“内忧外患”之间,在以DHT-PHEV技术彻底消除里程焦虑症之后,李瑞峰迎来了魏牌转型的新的焦虑。

“技术路线的选择,受市场环境、客户需求、企业战略、内部资源等多重因素影响,决策源于企业。但是在企业间,争论单电机好还是双电机好,DHT好还是增程好,并没有特别的意义。”在 长安新能源科技公司CEO邓承浩看来,插电混动和增程混动两种路线各有优劣,只是立场和出发点不同。“百花齐放才能推动技术的更快进步。”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6150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