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字节跳动的冬天

字节跳动的冬天

字节跳动的冬天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

在特定时期,比如经济主体的快速发展阶段,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机遇窗口打开的时候,钱就是速度。

用当前的,或者说过去就已经积攒下的优势,去兑换获得未来的增量,这个现象发生在各个领域,可以说是人类社会二八法则的一个底层操作。

具体到企业来看,如果说当下的现金流非常优秀,那么积极建设投资部门也是一件非常合情合理的事。

1月19日,字节跳动的战略投资部全面解散的消息在朋友圈内刷屏。

据财联社报道,字节跳动将整体裁撤投资业务,涉及员工约有百人。其中,战略投资负责人赵鹏远及战投版块部分员工或将放弃投资业务,并入战略业务,财务投资板块则将彻底解散。

随后,字节跳动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01 谣言与阴霾 

事件起源于一个近乎荒谬的谣言:

今日一早,有消息称中央网信办要新推一个《互联网企业上市及投融资操作规范》,其中有一条是:“平台用户超过1亿或去年营收超100亿的企业的上市及投融资活动,在报市监前需到网信办前置审批。”

稍微熟悉一点行业的人都会觉得,这一政策在实操落地上是很不具备现实可行性的。

然而,紧接着下午就确定传出了“字跳战投解散”的消息,仿佛从侧面印证了上述传闻,一时间人心惶惶大受打击。

终于,晚八点左右网信办回应表示:从未出台此文件,将依法严格追究相关造谣者的责任。

整个过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就朋友圈内见闻来看,虚假的谣言下,笼罩的是每一个从业者内心的真实阴霾。

无独有偶,1月18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新闻发布会表示,要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点,保持总量稳定。外加上周一MLF和OMO利率双降10bp,宽货币信号空前强烈。

然而翌日想象中的大涨并没有出现,A股小幅回调,创业板指更是下跌2.17%,跌幅明显。

对于此,笔者千言万语如鲠在喉,但深知情绪乃至认知上的基调,是每一个个体过往经验的最终总和。

因此我就不在这强行推广“抱有希望,保持乐观”了。

但理性的话还是可以讲一讲的。

就字节跳动这件事本身来看,我希望大家还是能把当下互联网行业的系列动作和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企业风险投资基金)能够区分开来,更没必要无限扩大到整个投资领域。

“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这样的大帽子绝不允许被泛化使用。

字节跳动的冬天

所谓CVC,其本质就是我们开头所说的企业当下的优势耗散。

与传统VC只关注财务目标不同,CVC主要由企业方发起,企业自有资金常常是CVC资本的主要来源,在兼顾财务目标的同时,CVC还更关注企业自身发展的战略目标。

在今天的投资市场上,CVC往往比传统的VC更受创业者欢迎。

相比于纯粹的财务投资者,一方面,CVC对行业本身有着更深的理解,投资方与被投资方有着更多财务之外的资源互利。

另一方面,基于这种战略协同性,CVC投资的退出周期也远长于传统VC,甚至不考虑退出。

在这一领域中,互联网企业由于更早接触、接受风险投资,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上一时期的技术红利积累了更多的产业资本,因此无论是在投资节奏上,还是投资规模上,互联网行业都在这一领域中走在前列。

据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国内CVC主体公司的五分之一仍是互联网企业,而在其余近八成中,有15%的CVC主体公司来自生产制造行业。

字节跳动的冬天

更进一步的是,占比仅有21%的159家互联网公司,他们对外投资的总事件数量占据了国内CVC投资总数的58%,而另外588家非互联网企业,他们的投资数量占国内CVC投资总数的42%。

在这样的巨大差异下,很多人在感官上就直接将CVC与互联网企业划了等号。

但笔者认为,随着互联网企业发展的常态化,在未来我们将越来越多看到类似的背离。

眼下,互联网行业正处于下行趋势,而高端制造业、新能源、文娱等下一波蕴含希望的行业周期又暂未完全崛起,因此呈现出来的现状便是CVC的整体承压。

事实上,CVC与互联网企业并不存在必然的内在联系,字节跳动战投的解体,也正如其回应中所说的那样:是它企业自身的业务调整和业务梳理。

不宜放大,更不应放大。

02 “正常调整” 

作为行业的后起之秀,字节跳动的投资节奏可以清晰地分为两个阶段。

2017年之前,投资大约每年不超过20家;

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的投资数量开始明显提升,2021年一年投资数量就达到了70家,在刚刚过去不到一个月的2022年,字节跳动目前也已经投出了五家。

字节跳动的冬天

(图片来源:企名片)

解散之际,我们有必要简单评述一下字节跳动投资的功与过。

最近一年来,随着字节跳动投资动作的越发激进,我也在私下曾听不少人吐槽过宇宙厂“人傻钱多”。

其中最常被拿出来说的例子,就是40亿美金收购沐瞳科技(游戏),以及50亿人民币收购Pico(VR硬件厂商)。

关于这几项投资,究竟是不是真的“不值”,大家见仁见智。

但有两项战功,是无论如何都不容忽视否认的。

“人才的招募”,“抖音的成功”。

很特别的是,除了CVC通常都具备的战略协同,在字节跳动这家企业中,我们还看到投资所具备的“招聘属性”。

字节跳动教育和创新业务负责人陈林,招募于头条创办初期,是跟着一家做漂流瓶和天气应用的小团队一起收购来的;

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张楠,最初是图片分享交流社区图吧的创始人,2013年张一鸣收购图吧加入集团。张楠先负责了内涵段子,随后又整合诞生了抖音并带领其飞速增长;

字节跳动战略和投资的负责人朱骏,曾是TikTok前身musical.ly的创始人。musical.ly于2017年被张一鸣10亿美元收购,随后朱骏和另一位创始人阳陆育均进入字节跳动。

此外,Faceu脸萌的创始人郭列、清北网校的创始人刘庸(目前已离职字节跳动)等创业者,均曾通过被收购公司的方式进入字节跳动。

眼下字节跳动最成功的业务,无论是国内的抖音还是国外的TikTok,其产品雏形都是建立在musical.ly的,而项目前期开拓者张楠,亦是得益于一次成功的并购。

对一家企业来说,CVC相关人员有两个特征:

一方面,他们要作为公司以及CEO的信息触角,去不断收集市场上最前沿的商业风向及变动,这便使得他们更具有宏观视角;

另一方面,他们在思考问题时也必须有“主人翁”心态,即站在CEO的立场上去思考公司当下的业务方向,助力来源,从根本上去帮助业务梳理未来图景,这要求他们对业务本身有着更强的熟悉和认知;

基于这两点优势,这些人确实不太可能直接被裁。

从目前公开渠道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此次所谓的解散也更像是“投资抓手的下放”,由各个业务部根据自身的情况去单独覆盖投资,化整为零。

这样的变化趋势,与11月2日梁汝波在内部信中宣布的板块化调整,也基本一致。

可以理解为板块化进程投射在投资方向的顺延。 

字节跳动的冬天

这与外部人员所理解的“字节跳动裁员,又有一批人失业了”,有着巨大差异。

03 反常气息 

本文的全部逻辑,建立在以下两个认知之上。

1. CVC的目的,是寻找企业新的增量,为企业自身的未来保驾护航;

2. CVC的底气或者说前提,是企业当下业务的高度强势,是充足的现金流保障;

上一章节中,我们只解释了字节跳动解散战投部门的缓和性和局部合理性(不是裁员而是下放,符合集团板块化的大趋势)。

但面对明显放缓的“投资节奏”,一个板块化趋势并不具备说服力。

我们认为,对字节跳动的投资事业来说,有两件事是其不得不放缓的根本原因。

关于寻找增量这一任务,教育领域的大败局使其不得不全面反省;

而广告业务的全面放缓,使得现金流保障这一前提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

一直以来,教育业务在字节跳动内部都被视作为增长的“第三极”。

在2018~2021年期间,字节跳动对外投资十余家教育公司,包括瓜瓜龙英语关联公司北京未来智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清北网校关联公司北京万友映力科技有限公司、GOGOKID关联公司北京比特智学科技有限公司等。

据报道,2020年字节教育业务的整体预算近40亿元。且在未来五年,字节还计划以每年百亿元的规模持续注资教育行业,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不盈利的准备。

在这样的巨大决心下,其投入的真金白银可想而知。

然而,随着“双减政策”的直接落地,所有的蓝图都瞬间归于尘土。

字节跳动的冬天

对猿辅导、新东方等一直从事教育事业的公司来说,这样的变动是难以接受且不可预料的。

但字节跳动作为主业并不在此的企业机构,并不完全将责任归结于外部,是有必要重新反思自己投资逻辑和战略方向的。

将极大的资源押宝在了这样的一个赛道上,是不是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这家企业对社会现状认识的不足?

企业使命和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是不是需要重新梳理?

以及该企业的政府关系,信息渠道,政策理解能力,是不是需要进一步补课?

另一边,随着人口红利见顶,2021年11月19日消息称,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这是其自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该情况。

字节跳动旗下的两大核心产品,抖音收入停止增长,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

第二增长曲线的续命,这一任务已经来到了最为紧迫的时机。

在此前的宏观分析稿件中我们曾指出,面向未来,基于信息差的互联网生意模式已然走到了尽头。

如果字节跳动不能在此之外的领域,比如企业服务、游戏等业务中尽快打开局面,那么纵使其广告业务依然保持强势,甚至电商业务也经营起来,未来的开拓之路恐怕也是会阻力重重。

对宏观经济,投资环境,增量机遇来说,我们认为当下的春寒迟早会过去。

但对于不肯或无法向前走的传统互联网企业来说,这个长夜恐怕就是其最后的归宿。

今夜北京的气温在零下六度,天空零星飘起小雪。

我看了一眼日历,大寒。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琦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6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