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出身音乐世家,冬奥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给自己打99.99分

出身音乐世家,冬奥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给自己打99.99分

“嘟嘟嘟嘟嘟……”“放松,注意呼吸,吸气”明亮的小号声传来,中间夹杂着指导教师的话语,2月6日,在北京昌平一小区内,传来了朱德恩练习小号的声音。

出身音乐世家,冬奥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给自己打99.99分

2022年2月6日,朱德恩父亲指导朱德恩练习小号。图/新京报摄影记者 王贵彬

今年9岁的朱德恩是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未来科技城学校四年级的学生,但他有个更广为人知的身份:冬奥会开幕式“吹号男孩”。

对于自己已经“出名”了这件事,朱德恩并不十分在意。刚刚见到记者的他更热衷于展示自己即将完成的乐高作品――一只叫福克斯的凤凰。在爸爸朱光眼中,儿子只是完成了一项任务,“开幕式结束了,一切也就结束了。他还是要认认真真地去学习,为以后继续积累。”

给自己的表演打99.99分,有的地方“吹得低了”

2月4日晚,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手持小号,站在万众瞩目、万籁俱寂的国家体育场(鸟巢)中,朱德恩鼓起腮帮子、憋红了小脸儿,吹奏了一曲《我和我的祖国》。明亮而空灵的小号声传遍了整个“鸟巢”并随着大屏幕转播到了全中国、全世界。

在不少人的眼里,朱德恩虽然年纪不大,但这段表演十分精彩。导演张艺谋也认为,朱德恩眼神中流露的状态是最合适的。

回想起开幕式当天的演出,朱德恩有些腼腆。眉眼弯弯,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笑着跟记者说,“满分100分的话,我给自己打99.99分,现场演奏的时候有的地方吹得低了。”但在爸爸朱光的眼中,这场表演值120分,“无论是作为爸爸,还是作为他的小号老师,我都觉得非常自豪。”

朱光是我国著名小号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小号专业教授,也是教授朱德恩小号的“老师”。

“为国争光,义不容辞!”2月4日晚8点46分,朱光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状态。“开幕式他表演结束之后,我们就出发去鸟巢接他了,我手机正好也静音了,没想到接完孩子一看手机,一千多条未读消息。”回忆起当天的情景,朱光仍然有些激动。

他告诉记者,站在“鸟巢”这样大型的舞台上,不仅现场有很多观众在看,还要面对直播,即使是一个成年的专业演奏者也难免会感到紧张,“恩恩(朱德恩的小名儿)虽然也有心理压力,但是他很淡定地去面对这些,让人感觉不到他的焦虑,而且很完整、很好地把对祖国的热爱,用音乐表达了出来。”

而对于这个环节,身为小号演奏家的朱光显然有更多话说,“这个节目设置很巧妙也很感人,用小号这种乐器把歌曲发挥得十分优秀。张艺谋导演十分懂得中国人内心的感受。我们也十分感谢张艺谋导演的这个大胆设想能够让朱德恩站在冬奥会开幕式的舞台上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中国少年儿童的爱国之心。”

系统学习小号才半年,因爸爸一句玩笑进入候选名单

事实上,这也并非朱德恩首次站上大型舞台。2021年夏,朱德恩就参加了新加坡国际器乐大赛并获得了少儿组的一等奖。

出身音乐世家,冬奥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给自己打99.99分

2022年2月6日,朱德恩在家中练习吹小号。图/新京报摄影记者 王贵彬

如果不说,很难想象,冬奥会开幕式上,在万众瞩目之下淡定而熟练演奏《我和我的祖国》的朱德恩,才系统学习小号不过半年的时间。

朱德恩出自音乐世家,爸爸是著名小号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小号专业教授,爷爷朱尧洲是新中国第一代小号演奏家,奶奶商澄宋是中国著名钢琴家。

从4岁开始,朱德恩就跟着奶奶学习钢琴。“钢琴是乐器之王,可以演奏和声,而且每个音都很直观,音准也是固定的。像我们演奏管弦乐器,音准都是要自己控制的。学习钢琴可以帮助他练习耳朵,有固定的音高。”朱光说道。

事实上,从更早开始,朱德恩就展露出对乐器的喜爱。“他刚出生的时候就给他买了塑料的小号玩具,一周岁的时候我送了他一个袖珍的小号。”朱光回忆,自己平时教授学生时,朱德恩也会跟在一旁“认真”地听,还会时不时上手帮自己按键。

在朱光的手机里,至今仍保留着一段视频,三岁的朱德恩站在客厅里,脸憋得通红,吹着小号。

“他学习小号的兴趣是一直有的,但实际上直到2020年疫情期间,我才开始教他。”朱光表示,朱德恩个子不高,体型偏瘦小,“我就给了他一个短号,有一搭没一搭地吹,每个礼拜也就两三次,一次顶多半小时。直到拿了一等奖之后,才开始系统训练,每天半小时。”

对于朱德恩而言,站在开幕式的舞台上演奏小号,这件事多少带了些“阴差阳错”的成分。

2021年11月中旬,朱光接到同事的电话,请他推荐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小号手,“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梁桐,他是我校刚收的初一学生,无论是专业技能,还是活动演出经历,他都很合适。”

没想到,对方过了一会就联系朱光,说冬奥组委会还想要年纪更小一些的,朱光开玩笑地说,“再小就没有了,要不你看我儿子要能用你就拿去用。”没成想,对方说可以发演奏视频看看。朱光这才上了心,“4点接到通知,让7点之前发视频,中间着急忙慌地拉着恩恩就吹小号练习开幕式乐曲录视频。”

成功进入候选名单的消息来得很快,视频发过去两个小时后,朱光就收到了需要梁桐和朱德恩身份信息的消息。

进入候选后一天最长练习4小时

随后而来的就是按部就班的训练。

对于训练,朱德恩并不陌生。从2021年6月开始,他就开始每天练习半小时小号。但参与开幕式演出这样的任务,意义显然不一般,这也意味着训练有了不同。

“他之前没有太系统的训练,从11月份知道他进入候选之后,我就让他练了很多基础的东西,包括增加他的耐力、嘴的力量,包括音阶等等。”朱光表示,并没有一开始就练习《我和我的祖国》,而是找了很多低难度的曲子,让朱德恩练习。

对于9岁的朱德恩而言,虽然喜欢小号,但练习仍然是个“略显枯燥”的过程。

“我记得最长的时候练习了4个小时。”朱德恩告诉记者,每次练习小号都要站着,腿很累,嘴也累。他把两只小手做喇叭状放在嘴巴上,给记者演示自己累时放松嘴部的动作,忍不住发出阵阵可爱的笑声。

对于儿子的“不在状态”,朱光自有一套方法。“如果他有抵触情绪,反而不利于他学习。我就会让他练习一些其他带伴奏的或者比较简单的曲子,这样他会比较有成就感。”朱光一步步引导着朱德恩不断进步,2022年元旦过后,随着开幕式的时间临近,练习的时间和难度也加大了。

朱德恩实在不愿意练习的时候,朱光也会告诉孩子先不练习了,“把情绪都缓解下来再练习,才会比较容易地完成。”

爱搭乐高爱画画,长大想开飞机

“你看,这是我搭了两天的‘大鸟’。”2月6日下午6点,一看到新京报记者,朱德恩就开心地拉着记者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展示自己即将完成的乐高作品――一只叫福克斯的凤凰。抛却开幕式上的光环,生活中的朱德恩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孩子。

出身音乐世家,冬奥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给自己打99.99分

2022年2月6日,朱德恩在房间里玩拼插玩具。图/新京报摄影记者 王贵彬

在妈妈张雅楠眼中,恩恩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别看他都四年级了,但还是特别喜欢幼儿园。每次跟我去接弟弟,都想在幼儿园里玩儿。”

朱德恩告诉记者,自己十分喜欢画画。在他拿出的一个画画本子中,记者看到有不少车辆,还有一张开幕式上传递国旗的画。“这是我在鸟巢的时候画的。”朱德恩告诉记者,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警察,“我还有一身武警的衣服,一个乐高的警车。”

走进朱德恩的房间,随处可见的是各种各样的课外书。记者注意到,其中不少是英文书。在跟记者对话的时候,朱德恩也会不时爆出“nice(好)”等英文单词。朱光告诉记者,朱德恩很喜欢足球,是学校足球社团的成员,也喜欢编程、英语、配音等等,“外语水平也还可以,跟外国人简单交流没问题。”记者了解到,朱德恩是昌平区英语嘉年华优秀代表之一,还曾获得市、区级绘画比赛大奖。

对于“吹号男孩”的未来,朱光表示并不一定要从事小号专业,“但我希望他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能掌握好、演奏好这个乐器。以后他不开心的时候,还可以吹小号来纾解心情。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小朋友喜欢上小号这个乐器。”

“我以后想开飞机。”朱德恩说,自己喜欢飞的感觉,“在鸟巢的时候,有个导演抱着我转圈就飞起来了。”

爱说话、爱笑、爱收集各种卡牌,也爱画画、踢足球,这个9岁的小男孩儿未来充满着各种可能。

出身音乐世家,冬奥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给自己打99.99分

2022年2月6日,朱德恩展示自己画的鸟巢开幕式现场。图/新京报摄影记者 王贵彬

采写 新京报记者 杨菲菲 编辑 缪晨霞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467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