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事关支付、参股 互联网平台监管加码

事关支付、参股 互联网平台监管加码

1月19日,一则新政让整个金科圈炸了锅,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发布《关于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覆盖平台支付、数据、营销等多方面,尤其提出将严格规范平台企业投资入股金融机构和地方金融组织。在业内看来,规范举措必然会增加平台企业的运行成本,但这也是互联网摆脱野蛮生长,走向长期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事关支付、参股 互联网平台监管加码

如何断开支付不当连接

此次意见由国家发改委、市场监管总局、网信办、工信部、央行等九部门联合发布,从完善治理规则、健全制度规范、探索数据和算法安全监管等多方面提出19项要求。

意见强调将加强金融领域监管。首先提到要“强化支付领域监管,断开支付工具与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依法治理支付过程中的排他或‘二选一’行为,对滥用非银行支付服务相关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加强监管,研究出台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

从监管多次表述来看,断开支付不当连接,已成为近两年互联网平台监管重点问题。就在2021年,央行行长易纲就强调,要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同时要求支付回归本源,断开支付工具和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推动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开放封闭场景,充分保障消费者支付选择权。

另外近期央行发布的《金融产品网络营销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也明确提出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贷款、资产管理产品等金融产品提供营销服务,不得在支付页面中将贷款、资产管理产品等金融产品作为支付选项,以默认开通、一键开通等方式销售贷款、资产管理产品等金融产品。

不过,经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梳理,截至1月19日,仍有不少电商、出行、生活消费、旅游类互联网平台,结合各自生态和特色场景,提供包括分期、信用付等不同金融产品。

支付已成为大型互联网平台最重要的流量入口之一,其通过覆盖大量支付场景,聚合巨大的流量,再通过连接其他金融产品,进而流量变现。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模式也被监管多次提及“存在潜藏重大风险”。

“断开支付和相关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主要目的还是要间接地防止资金流在平台体系内闭环循环,比如信贷业务的资金流不能和支付账户形成闭环。防止资金流和信息流交叉嵌套带来的监管难题和闭环效应。”博通咨询金融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评价道,目前来看,具体如何界定支付工具和其他金融产品不当连接,还需要明确具体标准,市场上一些平台的类信用卡产品是否能够继续存在于支付选项中,值得持续观察。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则表示,断开支付工具与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一方面是反垄断的重要内容之一,旨在保护消费者的选择权,另一方面也旨在督促“支付的归支付,信贷的归信贷”,使得平台的产品更为明晰。

苏筱芮直言道,从目前各大互联网平台动向来看,还存在整改不到位、披露不清晰等问题,后续应当根据监管要求明晰整改路径,强化对金融消费者的披露,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强化用户沟通。

从严监管数据使用

除了严格监管支付业务,意见对互联网平台提及最多最细的要求,则是数据使用。

例如加强金融领域监管内容中提到,要“规范平台数据使用,从严监管征信业务,确保依法持牌合规经营。落实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制度,严格审查股东资质,加强穿透式监管,强化全面风险管理和关联交易管理”。

另在探索数据和算法安全监管中明确,“严厉打击平台企业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超权限调用个人信息等违法行为。从严管控非必要采集数据行为,依法依规打击黑市数据交易、大数据杀熟等数据滥用行为”。

另在健全制度规范管理上表示,将“建立互联网平台信息公示制度,增强平台经营透明度,强化信用约束和社会监督。完善跨境数据流动‘分级分类+负面清单’监管制度,探索制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安全制度”。

关于数据使用的多项规范,监管谋划已久。早在2021年初,央行就酝酿了《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对征信业务进一步规范;另外在2021年中,多家互联网平台被喊“断直连”,并有平台加速整改工作。

可以预测的是,一旦全面落实整改,将对整个金科圈引流、助贷、联合贷、个人征信等业务冲击巨大。

正如王蓬博提到,“从多项监管意见来看,这些规范将对所有相关的从事C端业务的互联网平台造成影响。只要涉及到收集相应数据并且运用到实际业务之中,比如助贷业务,将首先受到冲击,按照之前央行的相关规定,都需要和持牌个人征信机构合作”。

苏筱芮则提出了三方面的影响,一是此前金融信息“断直连”,对于不同机构之间所涉及的用户信息传输、共享等产生影响;二是算法推荐相关,利用用户个人信息开展所谓的“精准营销”等将受到影响;三是市场上所谓的“大数据”公司并未持有金融监管部门批准的征信牌照,提供相应的用户信息将涉嫌违法违规。

平台投资入股受限

除了规范支付、数据等业务领域外,此次意见中也首次对互联网平台入股金融机构提出规范。

其中强调,要“严格规范平台企业投资入股金融机构和地方金融组织,督促平台企业及其控股、参股金融机构严格落实资本金和杠杆率要求。完善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加强营销行为监管,确保披露信息真实、准确,不得劝诱超前消费”。

在王蓬博看来,可以预计,未来平台相关战略投资会受到限制,同时持有小贷或消费金融牌照的平台杠杆率都会被严格要求,资本金增加是一个必然选项。

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则指出,强化平台经济金融监管,是从防风险的角度出发,金融领域是风险高发领域,控制风险是有必要的,但需要关注的是,意见强调的是规范入股行为,而非禁止,这也是考虑到平台经济在入股过程中存在很多非可控行为,而这些行为可能导致风险,比如过高的杠杆,所以有必要在入股的时候进行规则上的限定,以此来规范平台企业的金融扩张行为。

对于多项监管意见,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向多家互联网平台采访,后者大多三缄其口。不过也有平台闻风而动,例如近两日就有互联网巨头解散战略投资部业务线,也有互联网巨头逐步整改,正在将业务逐步回归至平台主业。

“规范举措必然会增加平台企业的运行成本,但这是互联网摆脱野蛮发展道路,走向长期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唯有如此,才能让平台经济走上发展正轨,聚焦技术创新,而非通过垄断和支配地位来获取市场优势,也唯有如此,才能让平台经济初创企业、新兴模式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盘和林称。

北京商报记者 刘四红

(责任编辑:董云龙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4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