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马斯克 “死忠粉”成就一个牛散传奇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马斯克 “死忠粉”成就一个牛散传奇

财联社(上海,编辑 史正丞)讯,新年伊始,全球股市在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的背景下显著回调,以纳斯达克指数为代表的科技成长股普遍出现深度调整。上一回出现类似情况大致要追溯至2020年2-3月期间,纳指冲击万点关口未果后深跌32%。

而就在这一轮股灾中,60余岁的华裔企业家廖凯原(Leo KoGuan)虽然开始炒股仅一年多,但凭借重仓“偶像”马斯克的公司出圈成为知名财经人物。他的个人社交媒体也吸引了接近两万粉丝,这些粉丝主要是马斯克的死忠群体。

更值得一提的是,重仓特斯拉股票给他带来的财富暴增。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截至2月2日收盘,廖凯原的身价达到93.3亿美元,排名全球250位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特斯拉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廖凯原的“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 (仅次于马斯克和甲骨文CEO拉里・埃利森)说法并非自封,去年9月特斯拉投资者关系主管Martin Viecha曾在社交媒体上确认了这一说法。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马斯克 “死忠粉”成就一个牛散传奇

(来源:社交媒体)

特斯拉“牛散”发家史

虽然看上去和木头姐一样,廖凯原又是一个依靠特斯拉赚得盆满钵满的投资人,但实际上廖凯原直到2019年才开始炒股,直到今天依然以散户自居

这名“特斯拉牛散”1955年生于印尼,后前往美国求学,先后获得哥大国际关系硕士和纽约法学院法律博士学位。

至于发家史,廖凯原在2021年底做客财经流媒体节目时曾表示,在他30岁博士毕业那年投身纽约的房地产市场,通过买入房屋并装修提高不动产的租赁价值积攒资本。五年后刚刚新婚的廖凯原夫妇买入了一家陷入负债困境的软件分销企业并将其更名为“国际软件屋”(Software House International)。

2001年夫妇俩离婚,廖凯原继续担任该公司的非执行董事并拥有40%股份,当时“软件屋”的年营收已经达到十亿美元。到2021年,“国际软件屋”已经成为一家营收达到115亿美元的集成IT解决方案巨头,这也能解释这位“牛散”的资金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买特斯拉股票前,许多中国人或许已经听说过廖凯原的名字,不过社会舆论评价存在严重分化。

在2005至2011年期间,廖凯原曾经向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共捐资6亿元建设教学设施并冠名,同时上海交大的法学院也因此改名为凯原法学院。捐资助学肯定是一件值得赞许的善事,后续引发争议的原因是作为赞助的一部分,廖凯原也在上述顶级学府中开课传授“凯原量子信息力学”。批评者认为中国顶级学府为了赞助牺牲了学术门槛,也有声音称满足捐款人“不违反大原则的小要求”来解决大学的实际经济困难无可厚非。

除了捐资外,廖凯原曾经在上海顶级地段新天地投资两座超五星级酒店,但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项目被迫搁置,之后瑞安房地产接盘了廖凯原的所有股份。

固执劲头撞上牛股

虽然廖凯原的“量子信息力学”并未获得主流学术界认可,但却给他的投资之路打开了另一扇门。

在2019年廖凯原开始投资美股,如同许多散户一样,一上来就把大量的资金用来买入百度、蔚来汽车、英伟达等知名企业的股票。在美股泡沫不断膨胀的背景下,这些投资一开始浮盈不少,但在特朗普“搞事”的影响下,光是当年五月,诸多热门股均录得两位数的下跌,其中百度跌33%、英伟达跌幅也达到25%。

经历了大跌后,廖凯原便将持仓全部转向了特斯拉,促使他作出这个决策的原因就是:对于马斯克的崇拜,尤其是成功与这位偶像见面,应该是极为重要的原因

廖凯原在其社交媒体上写道:“在2019年10月10日,我与马斯克在他的SpaceX办公室进行了会面,我们讨论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相谈甚欢以至于)忘了向其询问有关SpaceX的事情。”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马斯克 “死忠粉”成就一个牛散传奇

(来源:社交媒体)

在2020年初,廖凯原一共持有230万股特斯拉股票,按照之后拆股方案计算约等于现在的1200万股。但在之后疫情重创全球的过程中,这些价值15亿美元的仓位,用他自己的话称:”几乎全都没了“。

当时,买回1200万股就成为廖凯原“从头开始”积攒特斯拉股票的重要目标。

与廖凯原推广“量子力学”的执念一样,后续的操作也体现出了他的固执:“押上所有的财产”买入短期价内看涨期权,当股价上涨的时候拿出一些利润换成特斯拉正股,同时拿出剩下的利润继续买特斯拉期权。换句话说,就是不断地利用金融衍生品反复押注特斯拉会涨。

结果相信大家也很清楚,特斯拉的股票连续疯涨了两年,从2020年的疫情底到去年年底的高点,其股价一共翻了17倍。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马斯克 “死忠粉”成就一个牛散传奇

(特斯拉日线图,来源:TradingView)

所有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

当然,廖凯原对于一众投资顾问指责其将所有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并不认可:他手头不还有“国际软件屋”的股权嘛。

根据廖凯原在社交媒体上陈述,他在去年10月底又分别买入31万股特斯拉股票,使得他的总持仓达到701万股。根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他手上还有行权价格不等的特斯拉期权。

廖凯原对于特斯拉的信仰也体现在坚定持仓的信念上,他曾明确表示,买特斯拉股票的目的是积累1000亿美元或以上的财富,当然这笔钱也是要用于传播和推行他的理念。

在上周市场大跌后他曾被问及对后市的看法时,廖凯原强调,虽然他对于市场短期有所担忧,但长期继续看好,将继续持有特斯拉股票至2030年。

1月底之后,美股的市场气氛有明显改观,美股已走出”四连阳“,在谷歌、AMD等科技公司公布强劲财报并大涨带动下,市场情绪普遍回暖。

当然对于特斯拉股票而言,廖凯原对于马斯克的疯狂热爱似乎也构成了潜在不确定性因素:如果马斯克有一天卸任特斯拉CEO(这事儿他还真提过),专心搞火星移民,廖凯原是否会抛售其巨额持仓呢?

写在最后:成为“赌徒式股神“的前提条件

必须承认,廖凯原这段看似荒唐、实际上也谈不上有条理的投资之所以值得书写,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倔强”炒作的标的物是兼具话题和收益的特斯拉

但在这样一个极具偶然性的故事里,也透露出了股市投资的另一项原则:永远不要花光手头所有的筹码。

廖凯原之所以能够在痛失特斯拉股权后“东山再起”,除了“押上房产证”的勇气外,也离不开高度稳定的现金流。虽然“软件屋”并不是上市公司,但在2015年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廖的前妻、“软件屋”首席执行官李泰(Thai Lee)曾透露公司净利润率大约在3%。

虽然外界并不清楚具体分红的情况,但手握这个每年都能“生产”数千万乃至上亿美元利润的赚钱机器,无疑是廖凯原后续一系列资本操作的基石,也是其敢于“为热爱抄底”的勇气来源。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415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