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或将成为字节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调整。

作者  |  樱木 & 柠檬

编辑  |  月见

互联网世界的巧合,总是发生得猝不及防。

北京时间1月19日下午,国内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裁撤其战投部的消息突然刷爆了朋友圈。而截至发稿前,在字节跳动的官方招聘网站上,依旧挂着战略投资的相关岗位。

昨日,在地球另一端的微软以687亿美元全现金的价格豪气收购动视暴雪,创下公司史上最大级别的收购。一掷千金固然豪迈万千,但断舍离也未尝不是一种选择。只是信息爆炸,新闻快速平静之后,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也许才是真正值得深思的方向。

据财联社报道,多位消息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将整体裁撤投资业务,涉及员工约有百人。其中,战略投资负责人赵鹏远及战投版块部分员工或将放弃投资业务,并入战略业务,财务投资版块则将彻底解散。

下午3点,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线条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

张一鸣主管下的字节战投部,被外界媒体称之为“招聘整合部”。多名高管都是通过投资并购加入到了字节跳动,抖音CEO张楠原为图片分享交流社区图吧的创始人,2013年张一鸣收购图吧,张楠进入今日头条负责内涵段子。原战投部负责人朱骏,曾是TikTok前身Musical.ly的创始人。Musical.ly于2017年被张一鸣10亿美元收购,随后朱骏和另一位创始人阳陆育均进入字节跳动。

某种程度上来说,战投部在字节像是挖黄金的铲子,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张一鸣用它补足短板,发现人才,扩充版图,如此重要的部门突然被“打散”,冰山下的意图,似乎蕴含着某种对未来趋势的预判。

01

字节战投,算法失灵?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IT桔子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21年7月,字节跳动总计对外投资达到156起,涉及教育、金融、医疗健康、本地生活、游戏、文娱传媒、企业服务等近20个领域。其中文娱传媒、企业服务、游戏是投资数量最多的领域。

2021年几乎算得上字节投资最为坎坷的一年,而有字节跳动第三成长曲线之称的字节教育版块,在双减政策之下,几乎全员折戟。2021年11月,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开启了裁员。

同样受到打击的,还有被寄予厚望的字节地产板块幸福里,这是张一鸣、梁汝波起家的方向,但是,这一次类似抄底的动作,结果还是抄在了半山腰。根据36氪报道称2021年11月30日晚,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通知部分北京新房销售员工裁员消息,房地产二手市场如今行情依旧不容乐观。

接连的打击,似乎让字节高层意识到了战略需要调整。进入2022,开年19天就打散战投部,更显得这种变化的紧急。

战投部门什么样,基本就代表着这家公司想做成什么样的企业。

作为一个成立9年的企业,企业战略方向的转折和调整也许是某种宿命。当年腾讯在出身高盛的刘炽平没有加入时,曾几度受到电信政策变化影响,支柱方向面临坍塌危机。利润突然下降让马化腾下定决心进军游戏业务,而后腾讯在股价下跌时,刘炽平主导几次选择回购股份,也在资本市场上收到了良好的反馈。再看腾讯,虽然也受到反垄断影响,整改速度极快,从公益到投资实业,从应对政策,到近期的股票回购,以及对于京东、Sea Ltd的反应来说,无疑是字节不错的榜样。

反观今日的字节,面对的环境更加复杂,同样是高盛出身,曾经帮助小米上市的周受资也有当年刘炽平临危受命的味道。但是,结果似乎未能达到前辈的高度。几次职位变动,上市道路遇阻。2021年11月,梁汝波在公开信中宣布TikTok CEO周受资不再兼任字节跳动CFO时,也许今天战投部被打散的情形已经是必然之事了。

从字节最近几笔投资来看,专注自身优势方向,可能是未来不变的路线。其中最明显的如对主攻VR一体机Pico表现出的不顾一切。据36kr报道,腾讯也一度有意收购 ,但在与字节竞价后选择放弃。接近此次交易的投资界内部人士透露,价格确实在90亿人民币左右,以现金加字节股份的组合形式达成。

这次收购,和当年掏出10亿美元满足猎豹打包出售Musical.ly非常之像,字节对于自己认定的方向,从来不计成本。

而近期宣布的收购票务平台“影托邦”和一家漫画平台“一直看漫画”,则显示出了继续补齐大文娱版图的决心。既然选择收缩,就要把护城河垒高。而在熟悉的业务版块舞蹈,也会让字节找到久违的安全感。

02

集体告别野蛮年代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除字节以外,热衷于投资的互联网大厂还有许多,如腾讯、阿里、美团、B站、网易、拼多多、知乎、小红书等平台。

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战略投资的最重要功能是主营业务协同,在此基础上把主营业务的富余资源提供给被投企业。战投负责人既要理解公司这艘大船的总体战略,又要能站在船头t望。

在诸多互联网大厂中,腾讯爱投资的名声传播甚广,主管腾讯投资业务的刘炽平和James Gordon Mitchell都是高盛出身,在投资业务中有丰富的经验。

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在2020年初晒出腾讯的投资成绩单。截至2020年,腾讯总计投资企业超过800家,其中70多家已上市,逾160家成为市值或估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有15家公司创造了超过10亿美金的回报,有6家公司创造了超过50亿美金的回报,还有1家公司创造了超过100亿美金的回报。

2015年马化腾曾说过,“腾讯现在只有半条命,另外半条命都交给了合作伙伴。”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集团副总裁、并购部总经理李朝晖也曾透露,“腾讯每年利润的绝大部分都被我们投了出去。”

最开始,腾讯并没有如此“倚重”对外投资,五年内仅在游戏行业进行过几笔零星投资,直到2010年的“3Q”大战之后,腾讯才真正开始在投资上下功夫,践行自己的“开放战略”。在IT桔子发布的《2021年中国CVC投资并购报告》中,自2014年起,腾讯投资的名字就一直挂在国内企业风险投资活跃榜榜首,截至2021年,腾讯的对外投资次数超过1100次,较排名第二的小米高出一半有余。

从腾讯的投资思路来看,与字节同属“被动型”投资,即投资的目的更偏向于盈利。而阿里的投资逻辑却是“驱动型”投资,即被投公司与 CVC 母公司当前战略及业务有着紧密联系,完善当前的商业版图才是投资的主要目的。

截至2021年8月30日,作为国内最早开始对外投资的企业,阿里在并购活跃榜单中与字节并列第一。2019年12月,阿里战投部进行了一次组织升级,据晚点LatePost报道,阿里战投部资深总监谢鹰离职,同时所有散落在各个业务主体的投资部(蚂蚁金服战投部除外)全部划归到集团投资部统一管理,均向负责国内投资业务的陈俊统一汇报。除了陈俊,阿里CFO兼战投部负责人武卫手下还有两员大将,机构融资部和国际投资业务负责人姚允仁,以及负责中后台管理的张飞燕。

在2019年9月的阿里投资者日,武卫强调,阿里的投资并购策略有三点,包括持续的战略投资、更注重业务协同、投资组合持续审查和严格监督管理。这或许也是阿里更信任“自己人”的理由。

或许是为了保障阿里整体战略的协调性,被收购的公司几乎都“告别”了创始人,只有从阿里手中“叛逃”去腾讯的美团,保住了自己的创始人,且站稳了外卖行业的首席地位。在《财经》杂志问及在互联网圈谁是美团的朋友时,王兴给出唯一的名字,腾讯。

腾讯和美团的关系,或许比朋友更近一点,目前美团的战投部归于美团CFO陈少晖,曾就职于高盛、摩根士丹利、经纬创投中国等知名投资机构,同时,他也是腾讯前任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虽然战投部老大曾就职于腾讯,但美团的投资思路与阿里更为相似,属于典型的驱动型投资。

美团投资有三驾马车,美团战投部、美团龙珠以及王兴本人,三驾马车侧重点各有不同,但大方向依旧是围绕本地生活的业务展开一系列投资,相较于腾讯、阿里、字节等大厂的热情,美团在投资这件事上只有谨慎,自2013年以来,美团总共发起的投资收购不过百次。不过虽然次数不多,美团的投资金额累计也达到百亿的规模,王兴认为,“量级”比“频次”更重要。

近两年,美团的投资动作更像是在绘制未来的蓝图,在新消费赛道投资了墨茉点心局、manner咖啡、蜜雪冰城、喜茶等品牌,在科技方面围绕机器人、激光雷达等硬科技相关企业,似乎在为今后的无人机业务打下基础。

目前在反垄断监管的要求下,互联网们纷纷放慢或暂停了扩张的脚步,一起迎来更加良性健康的竞争环境。

字节跳动下一步,告别战投,迎来战略。

往期好文推荐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字节战投,不再跳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新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33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