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IT业界 678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微软与Meta必有一战:你薅我羊毛,我捣你老窝

678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微软与Meta必有一战:你薅我羊毛,我捣你老窝

678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微软与Meta必有一战:你薅我羊毛,我捣你老窝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元宇宙大战,在巨头之间打响了。

1月18日,据外媒报道,微软宣布将以每股95美元的价格收购动视暴雪,全现金交易总价值687亿美元,也是游戏史上最大一笔收购案。

微软表示,这笔收购将包括动视(Activision)、暴雪(Blizzard)和国王工作室(King Studios)的标志性特许经营权,如《魔兽》(Warcraft)、《暗黑破坏神》(Diablo)、《守望先锋》(Overwatch)、《使命召唤》(Call Of Duty)和《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以及通过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Gaming,北美顶级电竞联)进行的全球电子竞技活动。

收购之后,微软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游戏公司,仅次于腾讯和索尼。

除在游戏行业的野心外,微软此次收购也瞄向了一个更大的目标:元宇宙。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评价这笔收购时直言不讳地表示,这笔交易将在微软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扮演关键的角色:“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娱乐中最具活力和最令人兴奋的类别,也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扮演关键角色。”

社交巨头Facebook去年也重资元宇宙,并宣布将公司名称改为Meta。未来的“元宇宙巨头”还在诞生路上,竞争却提前到来了。

游戏玩家狂喜:甚至升级了windows11

678亿美元是动视暴雪之前最高收购报价的两倍多,也是微软史上最庞大的一笔收购。此前微软最大规模并购是在2016年,斥资270亿美元收购了职场社交软件LinkedIn。

微软的收购一向非常大手笔,收购LinkedIn时,微软的市值还只有4000亿美元,收购报价相当于市值的6.5%;2008年计划收购雅虎时,微软市值大约为2600亿美元,这意味着拿公司价值的两成来交换雅虎。

所以,此次收购动视暴雪开出的“天价”非常符合微软“财大气粗”的风格。且对于现在的微软来说,678亿美元只相当于市值的3%。据外媒报道,目前微软账上的资金非常充足,一共有1300亿美元现金和等价物,其中的85%是作为短期投资存在。

充足的资本储备下,微软和股东也希望通过收购拓展业务版图。外媒报道,由于 LinkedIn和GitHub这两起成功的收购案,微软股东看好纳德拉的投资能力,敦促其“在投资上格局和胆子都要更大。”

从业务层面看,一位国外分析师认为,微软目前的业务方向仍然是以企业为导向,帮助企业提高生产力水平是微软的终极使命,当微软考虑核心业务之外的业务时会更多的偏向机会主义,“游戏业务就是明证。”

用收购赌元宇宙未来,或许就是机会主义的一种表现。但不管怎样,这次收购之后,游戏在微软内部的战略地位也会迅速提升。

作为主机游戏大厂的微软一直希望拓展手游业务,2012年就表示要扩大业务进军页游和手游,收购了《我的世界》创作方Mojang Studio以及B社。其游戏领域的竞争对手索尼也在步步紧逼,去年公开表示要将现有的IP过渡到移动手机游戏中,以补充公司在3A游戏领域的短板。

收购动视暴雪的决定,从业务布局看也是竞争压力使然。“在传统的PC游戏领域,微软面临着索尼巨大的竞争压力。如果没有新的布局,很有可能和索尼拉开差距。”中娱智库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高东旭对时代财经表示。

此时收购动视暴雪是好时机吗?

目前的动视暴雪正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一些业内人士质疑微软收购了一个空壳。《守望先锋》《魔兽世界》等热门游戏的制作人、设计师先后离职,CEO科蒂克深陷性骚扰风波。游戏《暗黑4》和《守望先锋2》发布推迟,新游戏《使命召唤:先锋》评价一般。2021年动视暴雪股价已经下跌了23%。

在高东旭看来,这些既是对微软的挑战,也是收购的机会。“收购标的动荡恰好是抄手的好时机,但会考验微软的管理能力,毕竟微软的企业文化比较保守,而动视暴雪是比较有创造力的一家公司。”

即便业务处于低谷,动视暴雪的游戏依然有很强的IP效应和大批忠实用户,到目前为止,动视暴雪还有4亿的月活跃玩家。如果微软能将其盘活,或许能让其重现辉煌。

19日下午,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动视暴雪CEO科蒂克打算在收购后离任,这对于收购双方都是积极的信号。

一位《守望先锋》资深玩家对时代财经表示,动视暴雪旗下的《魔兽》《守望先锋》等游戏仍然拥有一大批忠实粉丝,只是因这两年运营不利,才流失了很多玩家。“被微软收购,游戏玩家狂喜,大家都在等《守望先锋2》的出现,期待它重回2016年的辉煌。我觉得能否回到巅峰不一定,但肯定不会比现在差。”

在社交平台上,有游戏玩家表示,“太开心了,为了微软,我要升级windows 11。”

除暴雪自身的IP外,上述国外分析师表示,微软收购也可能想为Game Pass增加用户。“如果能刺激Game Pass的发展,比如让付费订阅者从2500万增加到5000万,那收购无疑是有意义的。”

微软、Meta必有一战

当然,微软更大的赌注是在元宇宙。

在收购后的电话会议上,纳德拉毫不掩饰自己对元宇宙的期望,并提出了微软自己对元宇宙的理解:游戏与玩家之间界限的消除。“我们将元宇宙视为社区和个人身份的集合,这些社区和个人可以在任何一台设备上接触到世界级的内容。”

简单理解,纳德拉对元宇宙的想象类似于Roblox这样的游戏平台。平台的入口是微软的Xbox Game Pass数字订阅服务,通过云技术,微软未来会将动视暴雪及收购的其他游戏同步到PC、主机、移动设备上,用户通过微软的一个账号就可以在多个端口访问微软旗下的所有游戏。

“未来,当Game Pass能通过流媒体向任何拥有手机的人提供《守望先锋》或者《暗黑破坏神》,你们就会了解此次收购将是多么令人兴奋。”纳德拉表示。

在微软构建的元宇宙世界中,游戏发行商将不复存在,纳德拉在会议中也表示出了自己对游戏发行商的不满,觉得“发行商的收入比游戏创作者更多。”而微软的愿景是打造一条“内容和商业自由流动的娱乐之河。”

在元宇宙领域,微软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Meta,二者之间的竞争早在各家官宣进入元宇宙之前就已经开始。

去年11月,Facebook将公司名称改为“Meta”,宣布“All in元宇宙”。Facebook进入元宇宙的重点是硬件,希望通过VR/AR/MR等设备创造出虚拟空间。

为此,Facebook在行业里广泛搜罗人才。去年1月就有外媒援引微软前公司信息表示,微软增强现实(AR)团队过去一年中流失了大约100人,其中许多人被Facebook母公司Meta挖走。“竞争对手一直在挖角有开发微软HoloLens AR头戴设备经验的员工,有时还会开出双倍的薪水。”

3月,另一家外媒报道。Facebook内部有近1万名员工在研发AR/VR设备,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5。

微软则提出了与Meta针锋相对的元宇宙观点。与其在游戏行业的中的观点一样,微软认为元宇宙的关键也是连接和界限的消除。“围绕元宇宙的一切探索、实验,都不应该试图再造一个元宇宙,而是要实现价格、信息在虚拟二界之间进行无限、实时的流动和交换,实现界限的消弭。”

不过,二者的探索都还在初期,除收购动视暴雪外,微软在元宇宙方面最大的进展就是将3D化身引入微软协作办公软件Teams中。

而Meta的元宇宙虽构想宏大却出师不利。今年1月,外媒报道Meta已于2021年11月停止开发XROS操作系统,核心人员被谷歌挖走。此前,Meta还尝试挖角苹果工程师但遭到对方的反击:苹果临时下发大笔奖金,最高达18万美元。

(责任编辑:张泓杨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32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