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之家 国际时事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力倡“新资本主义” 将致力于“经济社会大变革”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力倡“新资本主义” 将致力于“经济社会大变革”

岸田文雄强调打造“新资本主义”,承诺“增长和分配良性循环”。绿色经济和数字化转型能成为日本经济复苏的抓手吗?

当地时间1月18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出席了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围绕应对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以及工业化结构改革等话题发表了演讲。

当前世界疫情仍在肆虐,全球复苏仍然脆弱和不平衡。岸田文雄强调了日本当前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中长期投资缺乏,城乡差距拉大,中产阶级数量减少,社会不公平现象加剧等。

演讲中,岸田文雄多次强调“改革”一词。“我们需要应对历史性的挑战和问题,而我们推出‘新资本主义’的概念,即决定不把一切都留给市场,不完全依赖于竞争。我们需要共同来进行改革,来全面推动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岸田文雄说。

在介绍政府的具体措施时,岸田文雄也表示,接下来要把应对气候变化、发展绿色经济、数字化转型以及加强经济安全作为“发展的引擎”。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数字化科技的底层技术上,日本是有优势的。如今日本大力发展数字化产业,是想体现‘工业4.0’的概念。另外,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产业,如新能源汽车以及新型的低碳建筑材料等,也都是日本的优势所在。因此,岸田文雄显然是想利用这两大赛道重构日本经济的复苏。”对于岸田政策实施能否起效,孙立坚认为关键在于日本能否利用好过往的优势,以及保持与中国市场的合作关系。

“新资本主义”将致力于改革和分配

自上任以来,岸田文雄就把打造“新资本主义”作为口号,并承诺将致力于“增长和分配良性循环”。而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他也详细阐述了在疫情冲击下,“新资本主义”对于促进经济变革的意义。

“疫情让我们意识到很多问题,特别是如今国内的经济也只处于‘半瓶满’的状态,因此我们要进行改革。”在回顾了过去世界所推崇的“新自由主义”之后,岸田文雄提出了通过“新资本主义”进行改革的概念,并表示要在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进行良好的分配,而具体的措施是促进加薪,加大“对人的投资”。

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日本工资增速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经济体,平均工资在过去三十年里几乎没有增长。而近三年来,工资增长呈下降趋势的情况还在加剧。岸田文雄曾在日本某杂志刊登的文章中,阐述了自己的见解,“增加工资不是一种‘成本’,而是对未来的‘投资’,是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演讲中,岸田文雄更明确说明了增加人力投资的必要性,称在加强人力投资的基础上可以吸收更多的投资和资本,形成良性循环,从而有利于数字化转型。

“贫富差距持续拉大是全球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而日本在基尼系数已经很低的情况下,依然提出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的主张,可以说,岸田的新型资本主义抓住了问题的本质。”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驻日大使馆前一等秘书崔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一主张强调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经济增长双轮驱动,从这点上看无疑是正确的。

从当前日本国内的情况来看,岸田文雄“增加工资”的主张,很大程度是为了防止国内的通缩再次出现。

1月18日,日本央行宣布将维持-0.1%的短期利率目标不变,并承诺会将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与此同时,日本央行还宣布调整了通胀预期,将从4月开始把本财年的通胀预期从0.9%上调至1.1%。这是自2014年以来,日本央行首次改变对通胀风险的看法。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还表示,日本将继续保持宽松的政策,直到通胀率稳定在2%以上。

当前日本正面临着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的压力,通胀现象频现。尽管如此,但孙立坚向记者表示,“这种通胀并非源于经济过热,而是因为上游供应链的矛盾传导到下游所引起的。”另外,据2021年11月家庭消费所呈现的连续4个月同比下降的表现来看,日本的国内消费并未出现报复性增长。

孙立坚认为,在日本国内消费未复苏完全的情况下,日本政府更要让日元贬值。“日元贬值能增强日本在出口中的竞争力。”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日元贬值恰恰是市场预期日本持续宽松货币政策的表现,这将利好于日本经济。

当前,日本已经通过宽松的政策稳住出口份额。由于国内消费占日本总GDP超过50%,因此对于岸田文雄来说,只有同时提振国内消费,才能实现经济复苏的目标。如此看来,要实现“增长和分配良性循环”的目标尤为重要。

然而,崔成则表达了对“新资本主义”政策实施效果的忧虑。“受到国内大企业集团以及自民党内部派阀政治等因素的制约,政策实施程度有待观察。此外,面对少子化、老龄化等固有问题,即使政策执行较好,也未必会有明显的效果。”

强调绿色经济和数字化转型

疫情之下,全球供应链出现危机。面对这样的风险,岸田文雄在1月18日的论坛上也表示,要增强日本经济战略的独立性和自主性。

对此,孙立坚表示这并不难理解,“日本具有高度的对外依赖性,也不像中国这样有强大的国内大循环。另外,老龄化、少子化问题也使日本的消费、内需受到影响。”

面对当前经济结构存在不平衡的问题,岸田政府也表示:“要克服被称为日本经济弱点的领域,将集中引导国民面对挑战和投资。”论坛上,岸田文雄重点提到了数字化转型。

“疫情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国内在数字化方面的建设是落后的。”岸田文雄坦言,在这一领域,日本面临着众多挑战。在加强数字化建设方面,他提出一些具体的措施,如加大对光纤和5G的普及,在两年之内5G要达到90%的覆盖率,此外还要逐步去落实远程医疗、线上教育、智能农业以及自动驾驶等。

对于数字化经济转型,岸田文雄有不少展望。孙立坚向记者表示,日本数字化转型凸显了“工业4.0”概念,预示着日本要进入智能化时代。“‘工业4.0’是一个普惠的赛道,能给人民的生活带来变化,降低生活负担和成本,同时又能够给我们碎片化创新带来很多便利的机会和渠道。”孙立坚向记者表示,日本发展数字化这一点,与中国十分相似。

“因为有了平台经济,有了互联网的支撑,今天在中国的低收入群体也有消费的能力了。低收入群体并不是只有进入大企业就业才有自己生存的空间,在平台经济的影响下,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普惠的模式进行创业。”孙立坚向记者分析,日本恰恰是看到了这种模式经济的好处。另一方面,他认为,日本在数字科技领域有一定的优势,可以以数字化科技的能力为其制造业赋能。

此外,岸田文雄还重点提到了“绿色经济”。当前,气候变化是全球共同面对的挑战。谈到减碳、减排等议题,岸田文雄表示,希望建立亚洲共同体来应对气候变化。会上,他也提及了日本的减排目标,表示“日本将在2030年之前减少47%的碳排放,并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如今中国的低碳战略,给了日本供给端巨大的机会。”孙立坚向记者表示,若日本能抓住中国构建绿色生态的市场机遇,那么在日本的出口结构将能增加“可再生能源”类别,例如低碳的建筑材料等,这些都是它的优势所在,也将更有助于日本经济的复苏。

(作者:胡慧茵 编辑:和佳)

(责任编辑:董云龙 )
注:本文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仅限于个人学习和文献参考,不包含投资或交易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https://www.f6ex.com/archives/11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